低轨卫星将成6G一个环节,电信商抢进拼信号全面覆盖

近来低轨卫星成为台湾电信市场话题新宠儿,因为龙头大哥中华电信日前证实,将与马斯克(Elon Musk)旗下SpaceX将推动的星链计划(Starlink)合作,将Starlink的低轨卫星服务引进台湾。

而时间再回到去年12月,当时中华电信也曾表示,早已开始研究6G相关技术,最先着手的就是低轨卫星技术。而这也让人好奇,未来的6G网络,是不是等于低轨卫星技术,电信企业再也不用面对部分居民“基站不可以盖在我家旁边,但我家一定要有很好的信号”的无理要求?

事实上,低轨卫星其实仅是未来6G网络技术的其中一环,是作为补足移动通信涵盖死角的最后一里路。

5G、6G、低轨卫星有何差异?

6G、低轨卫星究竟与现有的5G网络有什么差别呢?

根据远传电信指出,5G指的是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5G标准技术的制定是为了实现国际电信联盟(ITU)设置的增强型移动宽带(eMBB)、高可靠度和低时延通信(uRLLC)、大规模机器型通信(mMTC)三大目标,也就是大带宽、低延迟、大量连接三大特性。

目前全球5G服务多采用非独立组网(NSA),就是在现有4G网络架构基础上架构5G基站,迈向5G独立组网架构(SA)是现今全球网络发展的重点。

而6G的价值不仅是比5G更快速、更稳定,未来6G可想象是一个复合型的网络形态,结合陆空(包含固网、行网及卫星或高空基站等)提供全方位网络覆盖,并通过AI技术,提供双向数据分析、交互和即时反馈,将实现更真实细致的延展实境(XR)等应用服务。

至于低轨卫星则是可提供不受地形限制的大范围覆盖,补足移动通信涵盖死角。在6G时代,预期移动通信将与低轨道卫星等创新通信技术融合,实现无缝式接取、覆盖。

也因此,台湾电信企业目前关注低轨卫星技术的不仅有中华电信;远传电信也表示,该公司一直关注低轨卫星、6G等新技术发展,台湾通信网络环境成熟,拥有绵密的信号涵盖,远传也积极与政府合作,于山区持续优化通信品质,低轨卫星则可以补足极偏远山区、海上及高空等区域信号涵盖,远传对于与各国低轨卫星企业的合作都持开放态度。

6G六大诉求

另一方面,工研院产科国际所分析师杨欣伦也指出,未来的6G技术将拥有六大诉求:极低延迟、极高可靠、极大连接、极大传输量、极大覆盖、极低能源/成本。

新无线接取网络(New Radio Access Network)、非地面网络(Non-terrestrial Network,NTN)通信等技术将是6G未来的研发重点。

杨欣伦认为,6G需求指标大致上以增进5G需求指标为主,包括最高传输速度、用户传输速度、区域容量、移动性、可靠度、延迟性、连接密度、电池,另外因为6G将带来大量新的技术场景,而这些技术场景提出更高要求的定位服务,故6G更加强调位置正确性。

(Source:工研院产科国际所提供)

此外,5G对于移动的连接性可以达到500公里/小时,这已经可以满足台湾高铁目前开到最快速时的网络连接需求;不过如果到了6G时代,该网络技术的移动连接性则可以更进一步地达到1,000公里/小时。

台湾需要低轨卫星吗?

对于中华电信这么积极地想与Starlink合作,这也让人好奇依照台湾目前的电信环境,是否真的需要低轨卫星的辅助?

杨欣伦解释,低轨卫星的覆盖率虽然不比过去传统的同步卫星来得广,但是已经比地面上的基站广泛许多;如果依照全球人口来看,目前地球上还有35亿人没有受到网络的覆盖。未来如果通过低轨卫星的辅助,将有机会惠及到这些仍无法使用网络的人口。

但如果谈到台湾,台湾地狭人稠且基站覆盖率其实相当高,对于大部分的人来说目前的网络覆盖率已经算足够,台湾也没有哪一个地区实质上需要低轨卫星的辅助才能获取网络覆盖。

那么为什么中华电信还是会想与Starlink合作?对此杨欣伦认为,这是因为如果这些低轨卫星企业未来不找合作代理商,直接以电信企业的角色进军台湾,这对既有的企业来说将会倍感压力。

因此电信企业倒不如一开始就与这些低轨卫星厂商合作,将他们的产品导入台湾市场,等于是多了一个合作伙伴,且还可以少一个潜在的竞争对手。

(首图来源:Flickr/Steve JurvetsonCC BY 2.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