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缩留在人们思维中!日银:即便疫情趋缓仍续宽松

在欧美央行因忧心通胀而开始探寻缩小货币宽松的当下,日本则因物价持续低迷、因此将持续进行大规模货币宽松政策,日本央行(日银,BOJ)总裁黑田东彦表示,因通缩影响仍停留在人们思维中,因此即便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趋缓、仍将持续维持宽松姿态不变。

日经新闻8日报道,在欧美央行因忧心通胀而开始寻求缩小货币宽松下,物价持续低迷的日本则“身处事外”,预估今后将持续进行强而有力的大规模货币宽松政策,日银总裁黑田东彦接受专访时表示,“因通缩的影响仍停留在人们的思维模式中,因此即便新冠肺炎疫情趋缓,日银仍将持续维持强而有力的宽松姿态。”

报道指出,黑田东彦在2013年春天就任日银总裁后,就声明要在2年左右时间内实现“2%通胀”的目标,祭出了异次元货币宽松政策(QQE)、大量购买国债等资产,之后花费约1年时间将日本通胀率从负增长拉升至增长1.5%左右水准,不过之后再度失速,预估截至黑田东彦第2任总裁任期结束的2023年度为止、“2%通胀”目标也无法实现。

据报道,日本于2001年首度导入量化宽松政策来、已经过约20年时间,不过就年间通胀率(扣除消费增税影响后的总合消费者物价年增率)来看、最后一次超过2%发生在1991年。黑田东彦表示,“企业和消费者很容易受到过去通缩的状况所影响”。

据报道,从20年前的量化宽松起、日本持续实行货币宽松政策,但却始终无法跳出“低温经济”困境,而其原因之一就是丧失薪资扬升和物价扬升的良性循环。根据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指出,过去20年间美国名目平均年收增加约8成,德国、法国也增加约5成,但日本却是减少了5%。

结构改革脚步缓慢、导致潜在增长率低迷,也是造成日本“低通胀”的原因。过去20年间日本潜在增长率不到1%。黑田东彦指出,“今后希望日本政府务必要施行必要的结构改革、增长战略”。

截至9日上午7点10分为止,美元兑日元贬值(即日元升值)0.02%至110.23;今年迄今美元兑日元升值约6.8%。

日本总务省8月20日公布经济数据指出,汽油等能源价格虽扬升,不过因手机通信费暴减,拖累2021年7月份日本排除生鲜食品后的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核心CPI、以2020年=100)为99.8、较去年同月下滑0.2%,连续第12个月呈当下滑。

日银7月16日公布“经济/物价情势预期”报告,将日本2021年度(2021年4月-2022年3月)核心CPI(通胀率)预估值自前次(2021年4月)预估的0.1%上修至0.6%、2022年度自前次预估的0.8%上修至0.9%,2023年度维持于前次预估的1.0%不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