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无虑也会焦虑?起因是多巴胺太多

好莱坞明星乔瑟夫高登李维 (Joseph Leonard Gordon-Levitt) 饰演生活无虞但自寻烦恼又焦虑到恐慌症发作的《柯曼老师》,正是现代人的缩影。全球疾病负担研究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GBD) 发现,过去30年忧郁症病例数增加50%,收入最高的地区增幅最大,一名哈佛精神科医生称罪魁祸首就是智能手机,把上网视为“现代皮下注射针”。

有智能手机后的世界更方便,却也失去更珍贵的东西。手机好像让现代人更容易快乐,但也更容易失落焦虑?手机时代让人更方便创作,更增进共享创作的机会,但经典作品似乎越来越少,到底是为什么?

斯坦福大学精神病学家Anna Lembke观察到类似“柯曼老师”症状,都发生在健康年轻人身上,他们的家庭、职业、财富都没有问题,让他们感到焦虑、忧郁的问题是多巴胺太多了。

多巴胺并不会带来快乐,而是激励我们去做认为会快乐的事。Lembke表示,过去75年神经科学领域最重要的发现之一是快乐和痛苦由大脑同个部分处理,且大脑会努力使它们保持平衡,一旦多巴胺释放,大脑就会减少或下调受刺激的多巴胺受体数量适应,这导致大脑倾斜到痛苦侧平衡,这就是为什么快乐后通常会出现宿醉或情绪低落感。

如果我们等够长时间,这种感觉就会过去,中立就会恢复。但如果我们一直不断刺激多巴胺分泌,每天保持这种模式数小时、数周或数月,大脑的快乐设置点就会改变,导致我们需要继续做这件事,但再也不是为了快乐,而是为了感觉正常,一旦停止,就会体验到戒断任何成瘾物质的普遍症状,焦虑、易怒、失眠、烦躁不安和渴望等。

Lembke说,我们生活在极其丰富的世界,除了糖和鸦片类药物等令人上瘾的物质,通讯、上网、网络购物和赌博也是电子成瘾,这些数字产品经过精心设计,使用闪烁灯光、庆祝声音和点赞令人上瘾,只需点击一下就可获得大奖励。

代价就是,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痛苦。忧郁症、焦虑症、身体疼痛和自杀率全世界都在增加,特别是富裕国家。这种对上网的渴望还有个重大危害,就是失去创意。Lembke说,大脑驱使下,我们总是打断自己,获得快速数字刺激,这种一直生活在处理情绪的边缘大脑,而不是处理未来规划和解决问题的前额叶皮层,导致我们忘记如何独自思考,越来越难长时间专注繁重任务或进入创意流程。

同时我们也在失去延迟满足、解决问题及处理各种不同形式的挫折和痛苦的能力。还好这种大脑失衡的现象是可逆的,Lembke建议病患,暂停使用智能手机一段时间,让大脑有足够时间重置多巴胺平衡。

但减少使用手机非常困难,因一开始会导致大脑愉悦─痛苦平衡向痛苦侧倾斜,使我们感到不安暴躁,但如果能维持够长时间,让多巴胺恢复平衡,不但能驱走阴魂不散的焦虑感,为大脑腾出空间思考,努力后获得的快乐也更持久。

(首图来源:shutterstoc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