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塑胶隔板恐徒劳无功,反增加病毒传播风险

纽约时报报道,许多英美研究报告指出,餐厅、办公室等设立的透明塑胶隔板可能不仅对阻挡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没作用,反而可能阻碍正常空气流通而制造出病毒累计的“死区”。

报道指出,透明塑胶隔板在餐厅、美甲沙龙或学校教室内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但大部分时间,这些隔板对阻止新冠病毒传播鲜少效果。

COVID-19(2019冠状病毒疾病)的传播主要通过看不见的气溶胶微粒。由于目前针对透明隔板与疾病风险的真实世界研究很少,英美科学家开始审视这个议题,且结果令人忧心。

人们的主动认为塑胶隔板能提供保护,避免接触到病原体,然而研究气溶胶微粒、空气流通和通风的科学家却表示,大部分时间,这些障碍物不但没有帮助,反而可能给人们安全假象。甚至有时,这些隔板可能还让情况变得更糟。

研究指出,在某些情况,保护收银台后方雇员的隔板可能会将病原体导向另一位员工或顾客身上。在美甲沙龙或教室中的一排排透明塑胶板,可能也会阻碍正常空气流通和通风。

店家、教室和办公室在正常情况下,呼出的微粒会因为空气流动而分散,且视通风系统而定,大约每15到30分钟会换一次新鲜空气。但竖立起的塑胶隔板会改变室内空气流动,阻碍正常通风,并制造出“死区”,病毒气溶胶微粒会在这区聚集,变得高度密集。

维吉尼亚理工暨州立大学(Virginia Tech)土木与环境工程学教授马尔(Linsey Marr)表示,“每个人的气溶胶微粒就会被挡在这里并不断累计,最后扩散到你桌子以外的地方”。马尔也是全球顶尖病毒传播专家。

透明隔板也有发挥保护作用的时刻,但视很多变量而定。它可以阻挡咳嗽或打喷嚏时喷出的较大飞沫溅到他人身上。

例如6月公布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主导研究就显示,教室桌上的隔板与新冠病毒感染风险增加有关联。另一项调查乔治亚州学校的研究则发现,相较于改善通风和戴口罩,桌上隔板对抑制新冠病毒传播几乎毫无作用。

英国研究人员则进行模型研究,模拟在不同通风条件下,有人在隔板旁说话或咳嗽呼出的粒子会发生什么事。

当人们咳嗽时,隔板较能产生效用,因为能阻挡喷射到隔板上的强力较大粒子。但当人们说话时,隔板无法阻挡呼出粒子,因为这些粒子会悬浮在周围。虽然另一边的人能避开近距离的直接飞沫攻击,但悬浮粒子仍存在室内,对其他可能吸入遭污染空气者构成风险。

英国里兹大学(University of Leeds)建筑环境工程学教授诺克斯(Catherine Noakes)表示,竖立隔板似乎是个好主意,但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后果。她2013年公布了一份针对病床隔板效果的实验,显示尽管有些人因此避开了病菌,隔板却把房间内空气导向其他人。

诺克斯表示,“我想这对教室这样的地方会特别带来问题,因为人们会较长期间待在这些空间内。大量个人隔板会阻碍空气流通,并造成很难分辨的较高和较低风险区块。”

马尔教授说,可以把塑胶隔板想象成阻挡唾沫的好方式,但却对烟雾没什么效用。烟雾会在身边缭绕,所以对面的人不会第一时间暴露在烟雾中,然而同一边的人却会暴露在更多烟雾中,因为烟雾会被隔板挡住。

虽然学校或办公室内加装透明防护板的效果还需要进一步研究确认,所有接受纽约时报访问的气溶胶微粒专家都同意,桌上隔板可能不会对阻挡传播有所帮助,反而可能阻碍室内正常通风。在某些情况下,透明隔板可能会造成病毒粒子在室内累计。

气溶胶科学家表示,学校和职场应该专注于鼓励员工和符合资格学生施打疫苗、改善通风、必要时加装高效滤网(HEPA)空气净化器,并要求佩戴口罩,这些方法都已证实能减少病毒传播。

专家指出,问题在于负责在公司、餐厅和学校竖立隔板的人员,并没寻求工程专家协助,评估每个房间的空气流通与通风。

即将接任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工程学院院长的柯希(Richard Corsi)表示,人们不需要一看到透明隔板就惊慌,但也不应该把它们视为充分保护。身边设有透明隔板的员工和学生,还是应该持续戴口罩以降低风险。 (首图图片来源:达志图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