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ta太狡猾,AZ开发者称群体免疫已无望

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全球科学家寄望群体免疫,就像麻疹一样,麻疹也有很强的传染性,最终人类仍战胜这种病毒,但面对Delta,科学家似乎已束手无策。牛津大学儿科感染和免疫学教授,同时也是AZ疫苗开发者在英国议会表示,由于Delta变种正在传播,群体免疫已是不可能的事。

群体免疫概念是指大多数人口获得免疫力,无论通过接种疫苗或感染,当够多人接种疫苗或接触过病毒,甚至于很难找到新人感染时,就会发生群体免疫。对麻疹、腮腺炎和水痘等其他病毒性传染病,已实现这种免疫力,如麻疹,一个人只要接种麻疹疫苗,就不会传播病毒,但每种疾病所需的免疫人群比例不同。

起初国际社会确定COVID-19达群体免疫的最佳估计是60%~70%有免疫力,若社区的疫苗接种率仍然低于40%~50%,疫情就会继续爆发。但Delta变种让希望破灭,因为目前证据显示,已接种疫苗的人仍会感染Delta。

以色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为约80%成年人接种疫苗后,COVID-19病例下降,一些专家以为以色列达群体免疫,但Delta变种又带来另一波疫情。冰岛例子也一样,九成以上成年人至少注射一剂疫苗,目前正在Delta疫情高峰。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最近研究发现,与未接种疫苗相比,18~64岁完全接种疫苗的人感染风险降低约49%,完全接种疫苗与感染COVID-19的人接触后,检测呈阳性的可能性约一半为3.84%。约75%英国成年人现在都接受两次注射。

越来越多证据显示,对Delta变种,完全接种疫苗的人仍可传播病毒。牛津大学儿科感染和免疫学教授Andrew Pollard坦言,“我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止传播给其他人。”他还预言,新型冠状病毒下一个变种可能在接种疫苗的人群传播更广。Andrew Pollard同时也是AZ疫苗开发者。

不过疫苗仍然很重要,可预防严重疾病。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 (CDC) 数据,接种疫苗的人感染Delta变种,患严重病例或死亡的可能性要低25倍,大多数人只有轻微症状或没有症状。

许多国家开始考虑为特定人注射第三剂加强保护力,包括英国,但Andrew Pollard不赞成,他说,“即使疫苗引起抗体下降,我们的免疫系统可能会记住接种疫苗几十年,并在接触病毒时提供一定程度的保护。所以现在没有任何理由恐慌。我们没有看到突破性严重疾病的问题。”

原本寄望疫苗可让人们恢复正常生活,但目前看来,最终要赢得战争,只能等治疗药物出现。美国范恩斯坦医学研究所 (Feinstein Institute for Medical Research) 首席执行官撰文表示,当务之急是开发治疗药物,直接针对病毒,如克流感,或是针对病毒的炎症反应的药物如人工合成的皮质类固醇地塞米松。他说,“即使我们试图为尽可能多人接种疫苗,但寄望群体免疫是愚蠢的想法。”

(首图来源:Flickr/Metropolitan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 of the State of New YorkCC BY 2.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