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积电赌上毛利率也要海外扩产的背后的考量

今年台积电股东会,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证实,确实考虑赴德国、日本设厂,这对台积电来说是重大的策略转变。

“我们现在的目标,就是在日本建厂,”刘德音表示,目前团队正在日本尽职调查(Due Dilligence),双方团队几乎每个星期都在开会。他更明白表示,“日本Cost(成本)比台湾高很多。”在日本设置芯片厂,“目标在日本能打平成本,让股东有比较平稳的获利。”

针对德国设厂,刘德音也透露,“德国有好几个大客户,我们会与他们持续沟通……德国在做认真评估,但还在早期阶段。”

设厂的盘算,助人兼自保

过去,台积电基于追求最高效率的原则,大部分新厂投资都在台湾。只要提到海外设厂,第一个提出的问题,就是海外生产成本过高,会拉低台积电的获利效率,因此全球化分工,才是生产半导体最便宜有效的方法。

事实上,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在APEC(亚太经济合作会议)非正式领袖闭门会后的记者会也示警,各国政府若是想片面改变半导体产业链全球分工的现状,可能会尝到苦果:“过去数十年的自由贸易,大幅促进半导体技术发展,因此愈趋复杂的技术,使供应链走向境外。”他解释,“试图让时光倒流是相当不切实际的,不仅成本将提升,技术进步可能放缓,花费数千亿美元及许多时间后,结果仍将会是不自给自足、成本很高的供应链。我们认同国家安全的顾虑确实存在,也相信针对国安应用,在国境内有自给自足供应链是审慎的做法,然而针对规模大得许多的民间市场,基于自由贸易体系的供应链是最好做法。”

现场马上就有记者提问,台积电赴海外设厂,不正是与他所说的方向背道而驰?张忠谋表示,“中间没有任何冲突,他们做的是目前需要的事,我说的是目前应该要做的事,理想做法也该表达,虽然现在趋势是很多国家要求自国制造,但这还是开端,如果我们能及时(提醒),如果没有人讲任何话,可能会发展到相当可怕(的状况)。”

在台积电股东会,刘德音对张忠谋的看法虽表示同意,但他同时发布进一步前往海外设厂的说法,似乎显示,欧、日各国对先进半导体制造技术招手的力道之大,已让台积电难以忽视。

冻涨的图谋,留住好客户

刘德音指出,“去日本建厂是基于客户需求,所以我们直接把成本和我们的客户谈,客户也很支持地帮助我们克服这样的问题。”他强调,台积电很审慎进行海外扩张,虽然成本会上升,但仍宣示“我们公司会朝毛利率50%以上的目标努力。”

然而今年上半年,各国政府纷纷祭出政策,基于国家安全理由,宣示要创建当地的半导体供应链;外界都高度关注,这会不会造成未来全球半导体产业供过于求?台积电又如何能维持高毛利?关键有三大策略。

策略1:一边抓住客户,一边提前卡位。 “大家都已预测到,几年后将出现产能过剩的状况,”一位产业人士解读,台积电为未来的困局做准备,“这次芯片代工涨价潮,台积电就没有涨价,先把好的客户拿下来,订下长期合作的契约。”

他分析,从这个角度看,往欧、日设厂,其实是一记高招,因为,对台积电来说,美国是最大市场,中国是第二大市场,接下来才是欧洲和日本,现在,台积电在美中都已有大型投资计划,卡住两大市场中,最先进芯片制造产能提供者的角色,再往日本、欧洲设厂,等于连第三、四大市场未来波动的风险都降到最低。

尤其,今年各国都祭出海量补贴,得到补贴的企业,未来有更多资源能撑过产能过剩的淘汰赛。

更何况,各国半导体产业发展,正逐步从自由贸易,开始走向保护主义。现在是用补贴、铺红地毯请领导厂商去设厂;但未来,如果各国用关税、技术输出限制保护各国的半导体产业,挑战将会大增。

战略的考量,德、日具优势

策略2:评估赴德、日设厂具战略意义。欧洲和日本在半导体技术上,仍有不可小看的江湖地位,欧洲的ASML(艾司摩尔)生产的顶尖曝光机,就要依靠德国蔡司的镜头才能生产,这方面,欧洲技术独步全球。日本半导体材料和设备仍有强大实力,如日本信越化学,是全球硅芯片龙头,特殊硅芯片生产有难以撼动的地位。

且日、德第三代半导体居领先地位,产业人士推断,如果台积电在这两个国家创建相关合作供应链,就能顺势突破技术障碍,切入这个新领域。

策略3:利用国际化解决缺水、缺电、缺人困境。对台积电来说,台湾在少子化之后,人才供应速度赶不上扩厂的速度,始终是发展上的一大隐忧,缺水缺电的压力也是一大限制。

接下来观察台积电发展的重点,除了毛利率能否维持五成,更重要的是,各国是否真的会追随美国脚歩,大搞半导体当地制造。如果是,台积电海外产能的比例,和台湾原有产能相比,是否会大幅拉升,又是否真能拿到各国政府的补助,都是重点。

业内人士更指出,美、日、欧在半导体产业的关键位置,让台积电“不得不”前往设厂;那既然要去,在各国政府烧钱的情况下,当然是“先抢先赢”,以龙头身份抢先筑起高墙,加高英特尔、三星等对手的竞争门槛,这恐怕才是刘德音同意设厂背后的真正盘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