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料煤成印钞机!嘉能可H1盈余破空前高,下半年续旺

中国等地强力需求,使燃料煤(thermal coal)供给严重吃紧,价格飙上十年新高。这让高污染的煤炭,从矿商眼中的烫手山芋摇身一变成了超级金矿,源源不绝印出白花花的钞票。

华尔街日报、路透社报道,发电用的燃料煤价格直奔天际。钢之家数据显示,7月底为止,中国秦皇岛的燃料煤基准价为每吨人民币1,009元(155.47美元),创该机构2011年12月开始搜集数据以来新高。燃料煤从2020年低点的467人民币,大涨两倍以上。

此种疯狂升势让煤矿企业嘉能可(Glencore)、Peabody Energy、Whitehaven Coal口袋赚饱饱。嘉能可是全球海运燃料煤龙头生产商,5日宣布今年上半盈余破历史新高达87亿美元,年增79%之多。尽管产量下滑,略抵消煤炭价格上半年尾声起涨的利多,但嘉能可仍估计,今年下半煤炭将是重要摇钱树。

煤炭厂商的股价也应声冲高,今年来Peabody股价井喷4倍以上,嘉能可大涨39%、Whitehaven也涨29%。分析师估计,气候变迁忧虑让矿商不易取得开矿许可或融资,难以增加产量,价格将维持高位。欧美银行都停止融资相关项目,2020年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表示,不会提供资金给矿商开发新的煤矿场。日本、韩国、中国融资商也逐渐撤出此领域。

金融时报7月23日报道,今年初以来,亚洲燃料煤的基准澳洲燃料煤,价格大涨86%,突破每吨150美元,站上2008年9月以来新高。Argus数据显示,2021年来南非燃料煤也飙高44%,奔至超过10年高点。燃料煤涨势之强,甚至超越两大表现极佳的资产:房市(涨28%)和股市(涨25%),只有布兰特原油勉强能够媲美,今年来油价涨幅为44%。

CRU资深燃料煤分析师Dmitry Popov表示,价格狂喷主要是中国需求旺盛,中国买家愿意出最高价格取得商品。今年稍早中国南部发生旱灾,水力发电停摆,提高煤炭需求,是燃料煤激烈暴涨(turbocharged run)的关键因素。中国和澳洲交恶,禁购澳洲煤碳,但中国最大的煤炭供应国印尼,降雨频频伤害产出。另两大煤炭生产国俄罗斯和南非则因铁路和港口吃紧,削弱出货能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