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产品出口旺盛,上半年对中港、美国出超创新高

财政部统计,上半年出、进口相抵,出超(贸易顺差)表现亮眼达318.1亿美元,创历年同期新高,对中国、香港和对美国出超各达493.45及106.67亿美元,随科技类产品出口旺盛,规模同创同期新高。

财政部说,去年(2020年)出口于疫情逆风下稳健增长,年增4.9%,在进口增长停滞、仅年增0.1%状态下,出、进口相抵出超达593.94亿美元,创史上新高。

今年上半年随全球终端需求复苏,原物料价格高位、出口引申需求强劲,进口值跳升年增28.6%;不过,在出口强势增长31%比较下,出超仍高达318.14亿元,写下历年同期新高,对上半年经济增长有显著贡献。

从地区别来看,财政部统计,上半年以对中国大陆与香港出超493.45亿美元最高,对美国出超也高达106.67亿美元,均创历年同期新高,对东协地区则合计出超118.66亿美元,其中又以对新加坡出超63.56亿美元最多。

相对,上半年对日本、韩国、欧洲及中东地区则都呈现入超,进口金额大于卖出的出口产品金额,其中又以对日本入超132.33亿美元最多。

财政部表示,入超不代表一定坏,对各国出、入超情形经常是反映国际供应链分工及跨国集团的贸易圈、伙伴关系,贸易商会有其常年合作采购的对象或国家。

财政部指出,上半年对中国及香港出超较高,主因为主力的电子零部件出口市场为中港,对美国出超则是由通信产品出口所贡献,美国为全球主要消费市场,台湾对其出口的通信产品,如笔记本、服务器等大多为终端消费品。

财政部说,台湾出口的电子零部件虽然很多背后买家都来自美商,但下订后不少是先出口至中国组装加工、制成最终消费品才出口至美国,贸易上仍会归类在对中国及香港出超。

财政部表示,台湾对日本则是长期呈现入超,主因日本生产不少具有竞争力的产品,如半导体设备、化学材料、车辆等,加上有地理相近性,造成部分产品进口依赖性较高。

财政部指出,若以货物别来看,出口强项电子零部件为出超飙高的最大功臣,上半年电子零部件出口减进口,出超达366亿美元,其次是通信产品出超161亿美元,为支撑经济引擎的两大支柱,塑橡胶及基本金属及其制品也维持出超,各为91亿美元及31亿美元。

相对,机械、化学品及矿产品则常年呈现入超(贸易逆差)、进口量大于出口,其中以矿产品上半年入超184亿美元最多,反映出台湾原物料主要依赖进口的贸易条件。

(首图来源:pixab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