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装船股王慧洋抢造节能船,不只环保,更是生存问题

“以前我在订造节能船时,同业笑我:台语:疯子!市场这么差,你还不多存点钱,造什么节能船?”散装航运股王慧洋海运董事长蓝俊升,与《商周》4小时访谈中,重复10次股神巴菲特的经典名言:“潮水退了,就知道谁没穿裤子!”

“节能船不够将退出市场”

1999年成立的慧洋,是台湾船舶数最多的散装航运公司,也是亚洲最大的“船东”之一。今年第一季,慧洋税后净利8亿9千万元,每股盈余(EPS)1.19元,两个数字,皆居所有上市柜散装航运公司之冠。

特别的是,针对未来趋势的节能船已先布局,预计到年底会有近五成船都配节能引擎。船舶设计及工程服务公司天星顾问总经理张长根说。

“节能船成了主流,节能船不够的公司,将退出市场。”蓝俊升自信说。

蓝俊升与胞兄四维航运创办人蓝俊德,出生于澎湖航运世家。退伍后就投身海运界的蓝俊升,跟大海搏斗半世纪,古稀之年的他,虽年过半百才创业,却构建了台湾散装航运界最大的船队。

拥有138艘船,主要竞争对手裕民、新兴、中航、台航、正德的船加总起来,也不及慧洋多。

减碳规定变严成存亡之战

当前航运界最大的挑战,是国际海事组织(IMO)对减碳规定越来越严格。今年6月,IMO通过新规定,2023年后,将限制船舶的碳排放量。这项新规,可说是船公司的“大魔王”,根据统计,2023年后全球的散装船高达47%无法达到标准,集装箱船更有高达53%无法达标。

高雄海洋科技大学航运管理系教授杨钰池表示,不符合IMO环保规定的船,到了港口很可能被扣船,“船被扣,会留下记录,没人敢租这艘船了,等于被宣判“死刑”!”

张长根认为,IMO减碳规定“是玩真的”。这代表减碳不再只停留在社会公益层次,而是关系到一家船公司能否经营下去。

多年前,慧洋为何会想布局?

时间回到2013年。

当时,散装航运市场正处于低谷,同业都在大幅缩减造船的资本支出,据英国海运咨询机构Clarkson统计,全球散装航运公司的订船数占现有船舶数,2009年达到高峰,超过80%。但比率在金融海啸后如自由落体般下坠,最低时只剩8.4%。

然而,蓝俊升却也听到,国际级竞争对手都在准备造节能船,布局未来,于是他决心投入,积极花钱订新船,但也招来小股东反对。

单看财务报表,他的资本支出和利息支出都高于同业。若看今年第一季,预付船舶款金额,还比营业活动产生现金流入高。

被股东骂也要砸钱拼规模

每次慧洋说明会,分析师都会关心,慧洋资本支出及利息支出如果能“少一点”,获利表现是否会更好?每年小股东则会来抗议,慧洋太会花钱,导致股利配得少,在景气谷底时期,慧洋竞争对手裕民,股利配发率平均高达九成,慧洋的股利配发率平均只有五成左右。

由于他在慧洋持股比率高达近五成,董事会没有人挑战他“投资未来”的坚持。

2009年,慧洋约有51艘船,现在扩张到138艘船,等于金融海啸后,慧洋不但没有缩手,船队规模还逆势增长1.7倍,不少是配置新时代节能引擎的节能船。

其实,慧洋是最晚进入散装航运的航商,但能后来居上,也跟蓝俊升敢投资的运营逻辑有关。

多数散装航运公司的运营模式,是自己揽货,收取运费,或将船短租给租家。慧洋则将高达九成船长租(通常一年以上)给客户使用。

主要租户是日本大型航商,如日本邮船、商船三井、川崎汽船等;也有国际大型粮商,如加拿大最大粮商Viterra等。

“包租公”运营模式虽有个缺点,就是当海运市况大好时,因是长租,没办法即时上调运价,当下可能错失赚“顺风财”机会;但当市况转差,运价暴跌,能避开重大亏损的风险。

因此慧洋2010年上市后,尽管航运市场委靡不振,却没有一年亏损。

也有船公司想仿照慧洋的运营模式,但这个模式要成功,船队规模必须够大,也就是你必须敢投资、敢造船,光这点,很多同业就却步。

“我每年赚到的钱几乎都投入造船,钱不够我再向银行借!”蓝俊升表示,他大可选择维持50~60艘船规模即可,“这样我管理起来反而较轻松。”但问题是,航运业不像科技业,竞争力是来自技术创新,要领先别人,“规模经济”是一大关键。

他举例,大型粮商长租船载运谷物,但有时景气突然升温,需要更多的船载货,船舶多的公司,就有办法临时增派船只给粮商使用,“久而久之,大型粮商觉得随时能跟你租到船,就愿意跟你长期往来,这是规模经济带来的好处。”

愿意看长期,人就会愿意做麻烦的事。一名跟随蓝俊升的老臣观察,慧洋初入市场时,为了争取客户,别人嫌麻烦而不愿提供的服务,都会费心思去解决。

举例来说,大多数船东有个根深蒂固的观念,航行时必须绕开海盗多的海域,但刻意绕远路,运送时间拉长,对租家来说总是不便。

但蓝俊升思索,穿越海盗出没的海域,固然有风险,“但这是无法解决的问题吗?”

于是,他花了很长的时间跟保险公司协商,若遇上劫船,能帮忙理赔部分的金额,还在船上安装对抗海盗的设备,并聘请海上保全护船。

全副武装后,海盗发现要抢慧洋的船“吃力不讨好”,就改抢别的船。慧洋还发现,租家为了缩减航行时间,也愿意承担这些额外的安全费用。

就这样,租家觉得跟慧洋往来,限制较少,安全也不输人,于是跳槽。口碑传开后,慧洋有不断增长的客户为支撑,才更放胆造船,呈现良性循环。

现在,慧洋内部又养50~60名工程师,专门负责研发节能技术,如何让一艘船用最少的油,跑最远的航程。

慧洋是散装航运股王,受益今年散装市场复苏,慧洋7月19日除息,但立刻就填息,显见投资人的信心。元大投顾报告分析,目前散装新造船订单量仍低,且造船厂要增加产能不容易,船舶供给增加有限下,慧洋近三年预期乐观,惟报告提醒,慧洋的欧洲线收入比重提高,欧洲客户稳定性高,但要求也高,是未来挑战之一。

问他这么晚创业,为何没有急于收成,反而要一直把获利拿去投资未来?

蓝俊升说,他对自己的期盼,就像慧洋的英文名Wisdom。人得有看清未来的智慧,才不会被眼前困境迷惑,而丧失领先对手的机会。

“该做的就去做,时间,终会证明你是对的。”蓝俊升说。

(首图来源:慧洋海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