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马间谍软件丑闻,揭以色列科技外交黑暗面

以色列公司NSO集团(NSO Group)开发的间谍软件“飞马”(Pegasus)近期遭揭发,用来监控世界各地人权工作者、记者及政治人物,有专家认为,这揭发以色列科技外交,以及先进科技发展的“黑暗面”。

以色列间谍软件监控广,记者、政治领袖都在列

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卫报(Guardian)、世界报(Le Monde)等全球数十家媒体,最近共同发布调查报道,披露疑似遭以色列从事网络情报工作的公司“NSO集团”开发的飞马间谍软件监控的名单,总数高达5万笔记本话号码。目前有上千笔记本话号码已确定所有者身份,包含189名记者、85位人权工作者、65名企业高管、数名阿拉伯王室成员、600多个政治人物和外交情报官员,甚至有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南非总统拉玛佛沙(Cyril Ramaphosa)等国家元首。

卫报报道,飞马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间谍软件。借着应用程序、操作系统漏洞,或通过短信、Whatsapp等通信软件传播连接并吸引用户点击,将间谍软件植入手机。飞马可24小时监控手机,不仅取得用户个人资料、收发消息、照片与通话,甚至远程启动手机麦克风和相机,记录用户一举一动。

成立于2010年的NSO集团,总部设在以色列特特拉维夫(Tel Aviv)北方的海尔兹利亚(Herzliya),主要替政府开发监控工具,追缉可能通过加密通信软件逃逸的罪犯。

NSO集团已否认有关飞马软件涉及大规模监控记者与民权人士的报道,并坚称所有技术销售都获得以色列国防部批准。

NSO发言人赫许克维兹(Oded Hershkovitz)告诉以色列军方电台(Army Radio),这份电话号码清单与NSO“没有关联”,而与其他公司和开源软件有关。赫许克维兹说:“我们至今还没收到证据,清单有人确实遭飞马系统攻击。”

以色列国防部则表示,并没有取得NSO客户收集的信息,并强调以色列“只有批准将网络产品出口给政府实体,供合法使用,而且只能使用在防范与调查犯罪,以及打击恐怖主义。”

以色列科技外交,恐弊大于利

由于NSO开发的网络监控产品出口都必须通过政府批准,与其他先进武器系统一样,认为是以色列长期促进外交关系的工具之一,但专家也警告,这种先进监控系统销售业务的蓬勃发展,可能弊大于利。

以色列智库国家安全研究院(Institute for National Security Studies)高级研究员古桑斯基(Yoel Guzansky)表示:“武器出口为以色列创建各式各样关系”,他指出以色列通过武器贸易,与中东、非洲及亚洲国家创建和平关系。

古桑斯基告诉法新社:“有时候伤害会大于利益”、“以色列可能会认为是在帮助专制政策压迫公民社会。”

“不幸的商业模式”

以色列网络法律师及隐私权专家克林杰(Jonathan Klinger)同意这看法,并认为“以色列是压迫性科技的孵化器。”但他认为“大问题”是,NSO的这些监控系统出口,在以色列法律下并不构成犯罪。

克林杰也批评,以色列利用在约旦河西岸、加萨走廊及东耶路萨冷的巴勒斯坦人,来测试新监控系统,助长这“不幸的商业模式”。但克林杰说,这个市场非常巨大,因为“自由民主国家数量有限,全世界有更多独裁政权。”

NSO没有披露哪些国家政府购买产品。但清单显示,这些电话号码集中10国,包含阿塞拜疆、巴林、摩洛哥、沙特阿拉伯及阿拉伯联合国大公国。

以色列去年与巴林、摩洛哥、苏丹及阿联完成历史性外交关系正常化协议。古桑斯基表示,取得监控软件,并非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关系深化的唯一理由,“但当然会有帮助。”

科技的黑暗面

NSO科技过去曾引起以色列政府担忧。2019年以色列创新局(Israel Innovation Authority)首席执行官亚伦(Aharon Aharon)表示,他认为NSO是科技进展“黑暗面”的一部分。

尽管媒体的调查报道让飞马间谍软件侵犯人权的问题浮上台面,但以色列网络专家布鲁克斯─坎布勒(May Brooks-Kempler)说,她不认为NSO会面临根本性威胁。

布鲁克斯─坎布勒表示:“这种企业的客户都是政府部门。这可能意味(以色列)国防部会多一点审查,但最终独裁者不会在乎全球新闻媒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