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mRNA抗艾滋、流感和癌症,莫德纳下一步要研发“年度超级疫苗”!

这次COVID-19疫情肆虐全球,新冠疫苗可说是全世界的解药,在多款疫苗中,效力超过90%的BNT和莫德纳(Moderna)疫苗成了抗疫顶尖悍将,两家疫苗所使用的mRNA技术,也在生物科技界掀起一波热潮,莫德纳最近更透露,公司下一阶段,将挑战使用mRNA技术对抗流感、寨卡病毒(Zika)、艾滋病和癌症。

什么是mRNA?

mRNA指的是“信使核糖核酸”,基本上是扮演着通讯大使的角色,当我们接种mRNA疫苗后,含有指令的核糖核酸,会指挥人体细胞制造出COVID-19病毒的棘状蛋白,借此驱动免疫系统攻击病毒,并且产生对新冠病毒的免疫力。

此外,mRNA疫苗而且还会给人体免疫系统留下“有记忆的”免疫细胞,让他们记住未来应如何对抗病毒,mRNA可以对人体细胞下指令,制造出人们想要的东西,是一项极具潜力的技术。

打破mRNA疫苗偏见,不会进入细胞核改变人体基因

近来网络流传许多“mRNA疫苗会改变接种者DNA”的消息,对此卫服部大力澄清:疫苗中的信使核糖核酸(mRNA)不会改变人体去氧核糖核酸(DNA),人们可安心接种。

卫福部在脸书上指出,mRNA在进入人体后会很快被代谢掉,所以也不会进入到存放遗传物质的“细胞核”。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主导疫苗开发的传染病专家Bryn Boslett在研究中解释,mRNA疫苗不会影响DNA的原因。 “信使核糖核酸基本就是一段带有指令的材料。”Boslett补充道,“注射到人体内后,这段材料会和“细胞”融合;但它没办法进入到DNA所在的“细胞核”。”

创业公司药厂莫德纳一战成名,致力用mRNA颠覆疫苗市场

这次疫情中,莫德纳(Moderna)因为成功研发新冠疫苗一举成名,在这之前,莫德纳只是一家鲜为人知的创业公司药厂。根据《彭博社》报道,借着今年生产的10亿剂疫苗,莫德纳获利190亿美元,今年来股价涨幅更高达250%,市值突破1千亿美元。

不过对于莫德纳首席执行官Stéphane Bancel来说这一切只是刚开始,他们在这波疫情见证了mRNA技术的效力,决定将这项技术应用到其他病症上。

Bancel坚信,mRNA如果能起作用,将衍生一个巨大的产业,用以治疗心脏病、癌症、罕见遗传疾病等主要绝症,莫德纳也能成为具主导地位的疫苗大厂,为新兴的立百病毒(Nipah)、寨卡病毒(Zika),或难缠的艾滋病毒开发疫苗。

报道还提到,过去这40年来,医学界发现了超过50种人体病毒,但只开发出3种病毒疫苗,Bancel认为这对mRNA来说是个值得把握的良机。

“我们要用mRNA技术颠覆疫苗市场”Bancel说道。

充分运用mRNA技术,莫德纳未来目标是开发“年度超级疫苗”

报道指出,莫德纳目前有10款抗病毒疫苗即将或正在进行人体试验,其中包含3款处于中期试验的“COVID-19增强剂”(boosters)、1款预订在今年7月后进行人体实验的“季节性流感疫苗”、以及预订在年底展开研究的抗艾滋病毒疫苗。

报道称,莫德纳的长远目标是研发一种“年度超级疫苗”(Annual Supershot),可以同时抑制多种呼吸道疾病,包含新冠病毒、流感等其他疾病。Bancel表示,“我们的目标是,每年8月或9月,社区或居家附近的药店或全科医生能提供给你多个mRNA疫苗。”

mRNA技术疫苗当红、下阶段发展备受瞩目

除了新冠疫苗外,医学界也希望能复制mRNA疫苗打败COVID-19的经验,发展出下一代疫苗,为终结其他疾病带来曙光。

目前莫德纳最有成效的一款实验疫苗则是用来对抗易导致新生儿缺陷的巨细胞病毒(Cytomegalovirus,简称CMV),年内将进入三期试验,而且市面上目前还没有针对这种病毒的疫苗,如果有效,它可能会成为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商品。

不过,莫德纳这条mRNA之路未来可能还会遇到更多阻碍,报道点出现实上的挑战,因为现在几乎所有药厂都在投资mRNA技术,莫德纳很难维持在领先地位。

而且一旦疫情过去,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就不会批准紧急使用,所有新疫苗上市前都将恢复正常审查程序,这意味着mRNA疫苗研发快速的优势会被缩小,约6到10个月的审查时限,反而有利于旧有疫苗技术竞争。

但好消息是mRNA的适应性,也让开发抗病毒疫苗的可能性变得更加容易。Bancel说,“我们正在以前所没有的速度,扩大mRNA药物和疫苗数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