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德纳创办人生物科技大会演说,自曝研发mRNA曾被羞辱

COVID-19疫情暴发,全球生物科技公司在最短时间内开发拯救生命的疫苗,也让创新突破的mRNA技术受到世人瞩目,国际药厂疯抢、台韩争取代工。莫德纳(Moderna)疫苗公司共同创办人兰格却自曝疫苗开发初期遭到嘲讽“不懂科学”。

即使面对种种羞辱,一年后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核准莫德纳疫苗取得紧急使用授权(EUA),让疫苗卖到全世界帮助很多病患。兰格说,莫德纳现在市值达750亿美元,“mRNA是很棒的平台科技,能改变全世界健康的好范例。”

2021亚洲生物科技大会(BIO Asia-Taiwan 2021)今天开幕,有“生医爱迪生”美誉的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教授,同时也是莫德纳(Moderna)疫苗公司共同创办人兰格(Robert Langer),受邀以事前录像方式,以“突破性科技创造与落实”为题现身说法,讲述最新生物科技进展。

莫德纳以创新突破的mRNA新技术应用,成功开发出COVID-19疫苗,这个成立只有10年的创业公司,与美国百年大厂辉瑞并肩同行,短短8个月开发出新冠疫苗,2020年底提供全球各国施打,防护力丝毫不逊色于辉瑞BNT疫苗。

Moderna创立于2010年,兰格说,成立初期资本额仅有100万美元,他与心脏专科医师及哈佛学生共同创立,主要是做新型改良的通讯核糖核酸(mRNA) ,2012年时募得4千万美元,之后陆续通过授权或合作模式研发技术创新应用,合作对象包括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AZ)、默克等知名大药厂。

莫德纳2018年获得生物科技业最大募集资金案,现在茁壮为拥有14个产品,也成功研发出COVID-19疫苗,拥有1,300名员工。

虽然现在看起来很成功,兰格说,创业过程并非一路顺风,面对很多负面挑战跟批评,甚至有很惨的媒体经验,例如莫德纳首席执行官班赛尔(Stephane Bancel)是非常优秀的人,却被媒体批评很烂。

一年前兰格的照片登上波士顿环球报头版,批说“这家伙对科学完全不懂、一窍不通”,看了报道内容,兰格坦言“非常 看不顺眼”。

兰格早期研究高分子,在波士顿博士后研究将大分子传导到血管,做血管抑制剂,但面临很短半衰期,技术遇到很大困难,要让大分子药物不被破坏下进入人体,这想法很多专家都认为不可能,即使要将任何物质放到固体载体上,进而穿透身体,不管高分子或脂肪都不行;基本上当时所有的科学文献都认为使用高分子不可能,只能用小分子。

最后他找到一个方法,利用特殊材料,使用像不亲水或脂肪分子包覆,核酸DNA分子都可导入身体,不管大小都行。

兰格说于科学杂志发布研究后,在一场密西根大型展会演说,记得当年才27岁。不料会后很多资深科学专家对他说“你刚讲的东西一窍不通,不可行。”

兰格笑说,当时很多人问为何成功,他常开玩笑,因为当时就是读书不够多,不常看这类期刊文献,在实验室就只想着要解决问题,做了200多次都失败。

“一开始想申请研究经费,大家都拒绝我,化学系的我在密西根大学想申请教职也被拒绝,甚至全美国学校都拒绝我,最后一个营养系主任因为很喜欢我就录取我,但一年后他离职,之后其他人还是想叫我滚蛋。”

甚至有位化学系主任来麻省找兰格,并约一些资深教授一起去吃中国菜,当时有个抽雪茄的教授,听了他的新研究理论后,朝他吐雪茄烟说“你还是到别的地方找工作吧!”

兰格并没有退缩,逐步成熟后,有一年老板提议他该申请专利了,当初博士后想申请专利,历经5年始终被专利局拒绝,甚至跟他说“就别再想了”。

直到1982年,他发现《自然》有篇论文引用他的研究,认同此颠覆性理论,应专利局要求,取得论文5名作者的书面背书才终于拿到专利。利用专利授权给很多人生产药物或开公司,自己也成立了第一家公司,之后获得创投投资,并被并购。

兰格指出,后来不断通过技术创新,做出小微脂体,突破之前一直无法突破的技术做出新药物,帮助很多病患治疗,2004年再以纳米分子做抗癌药,成功研发出唯一解开癌症细胞的钥匙,成为首项获得FDA核准的纳米粒子高分子药。

兰格说,延续多年累计的技术发展,2010年共同成立新公司做mRNA,中心原则是想快速通过消息RNA纳米技术,让身体很快产生蛋白质,就是现在大家熟知的莫德纳公司。

(首图来源:BIO Asia–Taiwan 2021亚洲生物科技大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