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会花钱的中国“拜腾汽车”,最后也败在背后金主上

中国“拜腾汽车”最近被声明破产,包括他们五年来做不出一台车、一年内员工的零食费用可以报到两亿台币等夸张的行径也陆续被爆料出来。但是,拜腾汽车之所以被破产,做不出车来,是因为他们挥霍无度吗?

根据报道,拜腾的“事迹”包括有位于上海的首个品牌店开业时,店员服装都是量身定制、从德国进口;中国区员工名片也要采用进口环保材料,一盒名片费用高达上千元人民币。

另外,在2018年,拜腾300余人规模的北美办公室仅零食采购费就用掉了700多万美元,相当于平均每人一年吃掉了近2万美元的零食。同年,拜腾在上海长宁来大众广场1号楼26层租了一整层楼办公,员工午饭后谈论的,都是何时把这个豪华电动汽车品牌推上市。

其实我们从拜腾汽车采购员工服装、名片、店面覆盖等细节,以及它在整车研发和供应商的选择等战略投入上就能够看得出来,拜腾汽车所做的一切也并非毫无道理。

为了全方位打造一个国际豪华汽车品牌,拜腾汽车为了要塑造高级品牌形象,当然是要烧钱的。花钱事小、拜腾汽车也不是没有技术,但却迟迟造不出量产车的原因,“烧钱”恐怕只是结果,而背后的原因还是出在他们的“金主”身上。

要聊拜腾发展史,就不得不说到它的前身——和谐富腾。为了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富士康、腾讯、和谐汽车这三家不同领域的大佬早在2015年,就一起联手投资10亿元人民币成立了“和谐富腾”。

相较于其它从领域跨界造车的新势力,和谐富腾除了有着雄厚的创业资金,以及十分强硬的靠山之外,它的两位创始人也是汽车领域的资深人士。其中,前拜腾董事长毕福康就是著名的电动汽车专家,而拜腾的CEO戴雷则是前东风英菲尼迪总经理。

不过,和谐富腾的三位“金主”在它成立的一年之后就相继撤资离场,但是这家公司却没有因此而倒下,反而表现得更加坚铤而强大。当腾讯、富士康、和谐汽车撤资离场之后,和谐富腾就正式改名成立了拜腾汽车。

拜腾汽车仅仅在一年之后,也就是2018年1月份就发布了旗下的首款车型——BYTON Concept。之后开始经过数次融资,拜腾汽车累计融资到了84亿元资金。

但也是这几次的融资,引进了中国的另一间汽车集团“一汽集团”、以及中国电池大厂“宁德时代”等巨头,反倒造成了后来的问题。

拜腾汽车的首款量产车M-Byte至今尚未量产,这也就意味着它此前烧掉的都是投资机构的钱。而拜腾汽车最大的“金主爸爸”就是在2018年6月,以及2019年9月先后参与了拜腾两轮融资的一汽集团。

不过,之后的这几年,拜腾的CEO Breitfeld(中文名:毕福康),以及总裁Daniel Kirchert(中文名:戴雷)都陆续离职。其中的原因,主要就跟一汽集团有关。

前拜腾汽车先前的CEO兼董事长,在跳槽到法拉利第未来的毕福康,曾说过::“一汽集团作为投资者进入了公司,我意识到公司发生了一些显著变化。这种变化和我的战略思维不太相符,所以我最终决定离开。”

先前,一汽希望控制拜腾的工厂和电动汽车平台。因为他们看上拜腾有现成的工厂,有在欧美市场的天然影响力、最重要的是,在当时他们看来,M-Byte离量产就差最后一步了。先前在2019年年末,拜腾公布新车在欧洲的预售价格为4.5万欧元起,并迅速斩获超5万辆的订单,这些将成为拜腾的资本。

不过他们没想到的,恐怕是拜腾最后没做出一台车来,两个高层就离职了。

在2021年初,富士康再度宣布与拜腾汽车合作。这一次合作可谓是距离拜腾汽车的量产大计最接近的一次,因为富士康为拜腾汽车规划了一条“康庄大道”。它将为拜腾汽车提供制造工艺、运营管理经验和产业链资源,并且计划在2022年第一季度完成M-Byte的量产工作。

这对双方都是有利的合作,富士康这边正在推动自家的电动汽车平台,本来就想要找一个厂商来合作做出一个成功案例,对后续的推动自然是有利的。而拜腾汽车,更需要富士康这根有望拯救它于水火的救命稻草。

然后,拜腾背后这个先后参与了它的两次融资的大股东:一汽集团却不这样想。一汽集团本来就想把拜腾纳入品牌旗下的电动版图,怎么能让富士康“救援成功”?

于是,一汽就派了自家人马来任命为拜腾汽车的最新董事长,接管了该公司的管理控制权。并且宣布要重组拜腾。

同时,富士康也从拜腾撤出先前进驻该公司的相关人员,而其派驻南京工厂的部分项目员工也已经被陆续撤走。富士康发言人表示,“与拜腾的后续合作进展,尚待拜腾内部重组完成之后才能确定。”

于是乎,富士康为拜腾汽车拟定的M-Byte量产大计自然而然的就泡汤了。由此可见,有一位太过强势的金主也并不是什么好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