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气让人感觉很棒,但对地球来说却很糟糕!专家解释如何解决问题

随着新冠肺炎三级警戒延长,人们待在家中的时间越来越多,不少家庭都是24小时开冷气,以对付炎热又湿溽的难耐天气──毕竟若必须在家办公,同时还得兼顾育儿,不开冷气就会崩溃的环境,恐怕只会导致火气更大。

国际近期一直都有热浪,包含美西46°C夸张气温、北欧与纽澳遇上科学家所称的“千年级热浪”,都一再显示荒谬的气温有多可怕。

对许多欧洲国家来说,本来都没有冷气使用习惯的他们近年纷纷也添购冷气,由于恐慌需求和大量购买人流,空调马上成了迅速售磬的热门商品,但专家说,“不幸的是,冷气就是造成异常热浪的主因之一。”

湿度和低风速都是加强热浪的关键,由于人类活动的频繁和大量建筑物、混凝土和柏油路兴建、冷气使用造成室外热气散发,种种热量都难以散去,因此市区的热量影响会非常极端。

冷气的历史:一开始可不是为了舒适

纽约刚开始装冷气的地铁,引起人们注意。 (Source:达志图片)

《Time》报道,1900年代初期,冷气一开始出现并不是为了舒适,而是为了商业。制造业温度调节控制棉花、烟草和口香糖等商品品质;1903年,纽约证交所为人们装了第一台空调,因舒服的气温,为交易者带来更高股票投资回应。

1925年,曼哈顿中城剧院推出离心式空调系统,让剧院可在夏日开业,因为之前电影院夏天都关门,有了空调,电影院成了热门话题,并打开夏季商业大片的序幕。

二战以前,几乎没有任何人家里有冷气,除了是非常昂贵的商品,流行文化也觉得冷气很古怪,特别是冷气的构成充斥二氧化硫和氯甲烷冷化学制冷剂,一旦泄露将导致儿童死亡、中毒等意外。

新冷媒出现却破坏了臭氧层

这现象一直到1928年氟利昂发明才开始有改变,它让摩天大楼成为可能,沙漠生活也不再是奇迹,许多现代建筑也可忽略当地气候,让室内保持常温27度,很快的,空调就从奢侈品成了必需品。

然而,这并不是没有代价。

后来研究证明,氟利昂并不是完全无毒,因为它是氯氟烃(CHC),会破坏臭氧层,更会导致全球暖化。直到1974年,工业化世界以每年100万吨的速度生产氯氟烃,这是以前地球从未出现的大量化学物质,相当于50万辆车。那时氯氟烃不只当冷媒用,还是喷雾罐、脱脂剂和发泡剂的主要成分。

臭氧层最重要的是能阻挡阳光中的紫外线,假设没有臭氧层,许多生物将无法生存,因臭氧层厚度每降1%,就会导致数千例添加的皮肤癌患者,更严重将影响植物枯竭、海洋系统崩溃,最终摧毁所有生命。

1980年代,物理学家约瑟夫法曼(Joseph Farman)侦测到南极上空几乎没有臭氧层时,证实了氯氟烃破坏臭氧层的假说。随后工业界、科学家和环保主义者展开激烈斗争,1987年,美国(USA)签署《蒙特利尔议定书》,避免工业产品的氟氯碳化物对地球臭氧层继续造成恶化及损害。

暖化问题又成了另一顾虑

科学家解释,问题在于取代氯氟烃、氟氯碳化物的氢氟化碳、三氟甲烷等制冷剂,虽然对臭氧消耗力为零,但却是强效的温室气体──吸收来自太阳的红外线辐射,并阻挡逃到外太空的热量,“虽然二氧化碳和甲烷也能做到这点,但氢氟化碳制冷剂成分以千倍速度捕获热量,成了暖化关键。”

过去30年,氢氟化碳产量成指数级增长,为家庭、办公室、超市和汽车等所有空调提供冷媒作用,更是冷却疫苗、输血用血液的优质保冷载体,以及构成服务器、机房的重要冷却功能。

2021年5月,美国环保局开始推动逐步淘汰氢氟化碳,倡议用更环保的替代品取代,专家一致认为,迅速停止使用相关产品,可防止下世纪气温升高0.5°C,这是实现《巴黎气候协议》目标的三分之一。

研究发现,从1906~2005年100年间,全球平均大气温度增加0.74°C;二氧化碳浓度更从1960年315ppmv上升至2010年385ppmv;过去30年间,北极冰帽消失150万平方公里,将近45个台湾面积就此消失。

冷气在热带国家反而是奢侈

全球可持续能源(Sustainable Energy for All)机构致力于清洁能源,全球有11亿人无法获得足够空调设备;国际能源机构(IEA)表明,生活在世界最炙热地区的28亿人,仅8%有冷气空调,然而像美国、日本(Japan)等较发达的地区,空调普及程度达90%。

对那些数十亿人来说,拥有冷气完全是奢侈,但缺乏空调会引发热衰竭、破坏身体功能,导致器官衰竭等极端疾病,最终死亡。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报告,到2050年,死于与热有关疾病的人数将增加到25万以上。由于热效应,亚洲和非洲的部分地区到2050年,工作时间将下降12%,因此国家工作效率会降低。更直接说,缺乏冷却设备,通常也意味人们无法确保食品安全或延长药品保存期限。

冷气的矛盾现象,该如何解决?

满满的冷气室外机。 (Source:Flickr/Nico KaiserCC BY 2.0)

加州伯克利经济学家卢卡斯戴维斯(Lucas Davis)表示,毫无节制的冷气打开时间不仅耗费电力,而为了生产这些电力而加剧的火力发电量,将产生数十亿吨二氧化碳排放,更让暖化恶性循环不断提升。

他认为,最有效的方法还是征收碳税、提高电费,让用户用电时能多少有点警觉,多收的电费可运用到开发绿色能源,刺激创新潜能。

开冷气时,保持舒适温度即可,而不是冷到必须穿外套、盖厚棉被,那只是本末倒置。

科学家表示,从空调历史和发展来看,并不是要现代人们放弃冷气,而是在可预见的将来,重心专注公共制冷、公共舒适,而不是个人制冷、个人舒适。

所谓的公共制冷,是通过更好的公共冷却中心,像是可遮荫的树木、安全的绿地、冷却水基础设施和智能设计等,确保整个社区的居民保持凉爽,如此不仅能丰富城市整体市容,还能降低体感温度,这种方式效率更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