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究竟何时能结束?科学家点出关键答案

疫情也许快结束了,但尾巴却拖得很长,由于许多国家防疫政策短视敷衍,加上某部分富裕政府专注疫苗需求,更加剧疫苗接种不平衡。

2019年底自新冠肺炎爆发那刻起,全世界便陷入无尽的病毒蔓延与恐慌,无以复加的恐惧、毫无止尽的封闭与封锁,不少人都期待疫情真正结束、高挂口罩的那天。

虽然2021年初疫苗渐渐普及,但各国施打率不均和不断变异的变种病毒,似乎都让这场疫情没有看见尾声的那天。

国际上,各领域专家都对疫情结束、正常旅行的那天没办法有正确解答,但大部分都肯定,唯有疫苗普及、群体免疫效果提升,才是真正终结病毒的那天。

然而《Bloomberg》统计,世界各地疫苗施打率非常不一,有的国家高达75%施打,有的国家施打率还低于0.1%──大部分疫苗都集中发达国家,开发中或未开发国家都疫苗一剂难求的状况下,全球还有漫长的抗疫之路要走。

从历史借鉴,疫情结束永远不那么明确

1918年爆发的西班牙大流感,当年造成约5千万人死亡。 (Source:US Army photographer,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Business Standard》报道,疫情也许快结束了,但尾巴却拖得很长,由于许多国家防疫政策短视敷衍,加上某部分富裕政府专注疫苗需求,更加剧疫苗接种不平衡。

国家能力不足、物流不通畅、不信任与错误消息叠加下,导致数百万人因防疫落后扩大全球经济差距,澳洲(Australia)、新西兰(New Zealand)侧重零病例而不愿开放边境,疫苗施打速度也非常缓慢。

科学家表示,人们从过去大流行疾病可知道,一场疫情要终结,永远没办法那么快或明确。像是关注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Spanish flu)起源很容易,但要确定结束日期就不简单,只知约略是1920年冬天后;小儿麻痹症(poliomyelitis)虽然早有疫苗预防,但还是没终结。

诚然,科学与医学永远比以前进步,克服新冠肺炎并不是模糊状态,专家表示,研究人员比预期更早破解疫苗难题,并以创记录时间研发出疫苗,足够剂量施打也对变种病毒有效,一些流行病学家也开始考虑用住院人数,而非确诊人数为衡量病毒风险的指标。

终结疫情的关键在提供弱势国家疫苗

因封锁令许多商家封闭,经济损失惨重。 (Source:Flickr/Eden, Janine and JimCC BY 2.0)

全球爆发疫情后过了一年半,新冠肺炎依然有破坏力,许多国家至今一天添加病例还达3万之多。专家表示,“太多先天条件不公平和官僚主义,让对抗疫情的表现很糟,这不仅是贫困问题。”

对一些国家来说,疫苗创造机会,可扭转疫情流行初期的种种荒腔走板行为,并赢回政治成功──英国和美国就是一例;不过最引人瞩目的还是以色列(Israel):归功于完善的医保系统,还有与辉瑞公司的合作,雄厚财力让他们能负担庞大费用,这也确实让总理班杰明(Benjamin Netanyahu)成功连任。

专家坦言,这种疫情大流行的后期是,如果人民没有普遍接种疫苗,解封后病例激增、再封锁的循环就不会结束,让整个世界没办法回到疫情前面貌。 “大国应该齐心协助,尽快提供发展中国家疫苗,而不是只顾自身利益、犹豫不决,更应该对弱势国家提供医疗器材协助和支持。”

疫情是否结束,取决于个人心理状态

因疫情影响,戴口罩上街已成基本配备。 (Source:Flickr/sdttdsCC By 2.0)

《Seattle Times》报道,一年多来世界一直与恶性、不断传播的新冠病毒交战,病毒杀死全球400多万人,且还在增加,但这敌人不会向人类投降,事实上,人们可能永远无法打败它。

专家强调,关于疫情,其实没办法有结束时间表,对否认新冠肺炎威胁的人来说,疫情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因疫情失去亲友的人,却永远看不到伤痛的尽头。

“我认为人们并没有为疫情的结局做好准备。”《流行病心理学》作者、临床心理学家史蒂文泰勒(Steven Taylor)说,“有些人认为可能有天醒来,世界卫生组织(WHO)就出来声明新冠肺炎终结,但情况不会如此。”

他强调,从历史看,确定疫情的结束一直很“混乱”,毕竟各种疫情的威胁都因不同国家而异,即便同个国家,不同区域也会以不同速度结束疫情,“更可能出于心理原因,对某些人来说,疫情永远不会结束。”

“决定何时恢复正常,是关于心理情绪而不是确诊数字。”人们可能单独从这场危机走出来,却也可能从此战战兢兢面对疫情后生活。

疫情是否能终结,也许最终取决于每个人的心理状态。 (Source:Flickr/Anthony QuintanoCC BY 2.0)

科学家普遍认为,新冠病毒最终会成为类似流感的常规病毒。

临床心理学家莱恩(Ryan Van Wyk)说,即使未来疫情的威胁基本消除,许多人也需要更多时间才能感到安全。

“许多人很容易受到大流行后情绪问题的影响。特别是因为新冠肺炎而失去亲人的人,会经历长时间的悲痛。”他强调有情绪问题史的人,疫情期间经历巨大痛苦,并可能会在疫情后期持续挣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