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的混合上班新制被批虚伪

疫情带动了远程工作的需求,而许多人都会用到Google提供的部分或是整套解决方案。对于Google来说,他们因为远程工作的需求上涨,带动了不少业绩的增长。不过,这家公司现在却因为自家的远程工作政策问题,造成内部员工的不满。

Google很早就针对自家员工实施了远程工作计划,而随着美国疫情逐渐趋缓,去年Google曾针对员工返回办公室意愿调查。当时的调查显示,有62%的Google员工仅希望在特定时间回到办公室工作,而并非每天进办公室工作。其中也有10%的Google员工表示仍完全不想进办公室。

之后,Sundar Pichai表示“未来的工作形态将更加弹性灵活”,同时也认为在工作上需要解决棘手问题或着手新规划时,面对面的协同工作及社群意识将有效协助推进工作的进行。

目前Google提供员工可在家工作直至2021年7月的选项,但员工也可依办公室所当地区的疫情状况,决定是否要进办公室工作。

在今年五月,Sundar Pichai公布了混合上班的计划,要求大多数员工从9月开始每周至少有三天在办公室工作。在新的结构下,公司20%的员工将远程工作。另外20%的人会搬迁到新的地点工作,搬迁的人将根据当地市场工资标准来调整。

不过,随着Google整理出谁将在哪里工作、以及他们将获得多少报酬之后,内部员工表示,在办公室调动、报酬调整和远程工作方面已经爆发了紧张关系。

他们说,对调职的竞争和减薪的前景已经激起了越来越多的愤怒。关于公司未来工作场所政策的争论有可能影响到这个科技巨头的每一个人。

Cnet采访了Google前资深工程师Laura de Vesine,她就是在这波新政下选择离职的人。

她表示,去年秋天,她的团队被告知需要从公司在加州的办公室搬迁到北卡罗来纳州,该办公室位于旧金山以南约40英里。对她来说,可以远离加州湾区的高房价和漫长的通勤时间,是一个强大的吸引力。然而,她说,这政策连带而来的是15%的降薪。然后今年在3月下旬,团队被告知将削减25%的人力。大约又过一个月后,团队的搬迁计划被完全取消了。

“这种反复的政策,足以让我决定离开,”她表示。 “这证明了Google的政策没有优先考虑人类的需求。事实上,我们在工作之外还有生活,人们实际上有家庭。”他们每下的一个决定,都足以影响上万个家庭。

但就在员工对Google远程工作政策的反复感到不满的同时,引爆这一点的,则是Google高级副总裁厄斯‧霍泽尔(Urs Holzle)在这个时间点,向同事宣布,自己要搬到新西兰去远程工作了。

霍泽尔是Google元老级人物,他于1999年加入Google,是该公司第8名员工,目前担任技术基础设施副总裁,负责设计和运营Google的服务器和数据中心,是公司内部一位备受尊敬的人物。

不过,他对全体员工于6月29日发出的一封内部信件,却只是让员工感觉到公司对远程工作制度的不公平性。

“在美国生活了三十年后,我和我的妻子都觉得是时候考虑一个新的生活地点了,”霍泽尔写道。 “我们决定在新西兰呆一年,看看我们是否喜欢这里。要讲清楚的是:我不是在退休,只是改变我的工作位置!”

在邮件中,他称此举是一项“实验”,并说他继续在太平洋时区工作不会有问题,因为他是一个“早起的人”。他用毛利语“Kia pai tōrā”(Have a nice day)结束了这封信。

员工们说,霍泽尔“远程工作”的消息特别刺耳,因为他一直对远程工作特别有意见。辞职的Laura de Vesine表示,霍泽尔过去最有名的政策,就是不让人们远程工作,团队一定要在一个办公室,而且他还认为,没有达到一定资历的人也不能远程工作。

两名Google员工说,这个状况解释了该公司的“虚伪”政策。两人都抱怨说,新的远程工作政策显示出了一种双重标准,即高层的远程工作规则,与一般员工的规则是不一样的。

Google一位发言人表示,霍泽尔的远程工作申请是在去年提交并获得批准的,当时Google的返回办公室政策尚未确定,但由于旅行限制,霍泽尔的远程工作计划一直被延到现在才通过。他并且表示,每个员工都有资格申请远程工作,无论他们是哪个小组或部门。

而在Cnet的报道发布后,针对其中关于霍泽尔坚持团队一定要在一个办公室的事情,发言人补充表示,霍泽尔团队的所有员工,将会被批准进行远程工作,或是办公室转移的申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