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亚马逊智能助理同名遭霸凌,欧美Alexa心声:Alexa也是一个人

“Alexa,放音乐!”对亚马逊智能助理Alexa的用户来说,这句话只是一句简单的指令;可是同样一句话听在欧美许多同样名叫Alexa的大人、小孩耳中,这句话是他们始终摆脱不了的阴影。

全新智能助理问世,大小事就靠Alexa

2014年,亚马逊推出了搭载自家全新智能助理“Alexa”的智慧音响Echo,标榜着用户只需要喊一声“Alexa”并搭配相应的指令,Alexa就能自动完成放音乐、设置倒计时器等琐事。

根据开发团队的说法,他们之所以将这款智能助理取名为Alexa,一方面是因为这个字并非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常用字汇,而且“X”的发音也让整个词的发音足够特殊,很适合作为调用这位智能助理的唤醒词;另一方面则因为Alexa这个名字会令人联想起古埃及知名的“亚历山大图书馆”(Library of Alexandria),塑造这名智能助理知识渊博的形象。

Alexa,也是人名

然而,亚马逊似乎忘记“Alexa”同时也是欧美许多人们的名字,而这些Alexa也因为亚马逊的智慧助理Alexa曝光率越来越高,而成为周边人们霸凌、开玩笑的对象。

换个名字,别再撞人名

最近有一对家长再次出面,要求亚马逊将旗下智能助理的名字改成其他非人们姓名的名字,因为女儿Alexa在学校总是因为名字与亚马逊的智慧助理相同,屡遭同侪霸凌。

不少Alexa的家长最终往往只能替孩子改名转学,才能遏止其他孩子、成年人拿孩子的名字开玩笑。 (Source:Unsplash)

名字老是被开玩笑

海勒(Heather,化名)表示,女儿Alexa自从进入中学后,就因为名字和亚马逊的智慧助理一模一样而成了同学朋友开玩笑的对象,有时就连老师也会拿此做文章,这一切都大大打击女儿,导致他最终决定替女儿改名字转学,好遏止周边人的嘲笑。

“因为(其他人)的玩笑和反应,我女儿开始拒绝在其他人脸前介绍自己。”海勒谈起女儿当时的情况时说道:“她只是孩子,但大人却认为拿她开玩笑没什么,学校也帮不上忙,只告诉她要学会适应。”

另外一位家长夏洛特(Charlotte,化名)受访时也谈到女儿Alexa的相似处境,很多高年级学生会直接对夏洛特的女儿喊“Alexa,播放迪斯可”(Alexa, play disco),其他男孩也会装模作样对她下指令。

家长:亚马逊选名字未深思

“这些不公平的事从来没有离开她,也没有离开我们。”海勒谈及女儿因名字遭霸凌时说:“亚马逊必须改掉智能助理的默认唤醒词,决定使用Alexa前显然没有进行足够道德伦理研究。”

BBC统计显示,因与亚马逊智能助理撞名而遭嘲讽、开玩笑的人,可能比人们估计要多。 (Source:Unsplash)

受影响者众,人们越发不喜欢“Alexa”

这两个例子并非少数案例,事实上,有类似遭遇的人很可能比大部分人预料还要多。据BBC的统计,目前全英国有超过4,000名未满25岁的Alexa,许多人都曾遇过类似问题,而他们的处境也间接影响人们对“Alexa”这个名字的喜好度。

举例来说,2016年亚马逊首度在英国发布搭载“Alexa”的产品,当时“Alexa”在英格兰和威尔斯地区的新生儿姓名喜好排行榜还名列第167位,可是到了2019年,Alexa排名暴跌至第920名。

给贝佐斯的一封信:Alexa是个人

就算跨过大西洋来到美国,一样有许多Alexa因名字和亚马逊智能助理一样,而遭身旁人霸凌及嘲笑。

2018年,约翰逊(Lauren Johnson)在女儿Alexa老是因名字被人嘲笑后,直接写了一封名为“Alexa是个人”(Alexa is a Human)的信给时任亚马逊CEO的贝佐斯(Jeff Bezos),呼吁他正视这个问题──尽管未获积极回应,但这封信已变成一个网站,继续为Alexa发声。

“我的女儿现在9岁了,整件事(她的遭遇)已超越“正常的”霸凌和嘲笑了,这是身份抹除。”约翰逊受访时说。在她看来,Alexa这名字因和亚马逊智能助理撞名,仿佛成为“仆人”的同义词,“如果我们把孩子命名为“Servant”(仆人),肯定会上新闻。”

住在德国汉堡市的Alexa坦言,即便成年、进入职场,她的名字还是经常被人拿来说闲话。图为示意图非汉堡市Alexa本人。 (Source:Unsplash)

成年Alexa不例外,嘲笑、闲话依旧在

受讪笑者不只孩子,就算成年的Alexa,也没有免于遭受Alexa玩笑的攻击。

住在德国汉堡市(Hamburg)的Alexa坦言,每当她上班需做演示文稿时,常常一做完自我介绍,现场就会有人拿她的名字做文章;在美国西雅图担任酒保的菲尔贝克(Alexa Philbeck),也经常因为名字被客人开玩笑。

为名字而战,该退让的是亚马逊

“就道德层面来说,我认为一个品牌盗用人们的名字、彻底改变含义完全不能接受。毕竟我的名字就是我的身份。”住在德国汉堡市的Alexa说。

“我呼吁所有Alexa一起出面为名字而战,该退让的是亚马逊。”

向Google看齐,用品牌当名字

现年19岁的Alexa便建议,亚马逊可考虑仿效Google做法,用产品或品牌名称为智能助理命名,“如果亚马逊可将智能助理命名为Echo,那就太完美了!”现年19岁的Alexa表示。

尽管亚马逊声称唤醒词可以改,不一定非用Alexa不可,但也有人批评亚马逊宣传时并没有特别强调这点。图为林普(David Limp),他曾是亚马逊负责主导Alexa开发的主管。 (Source:达志图片)

亚马逊:唤醒词不一定只能挑Alexa

对这次家长的呼吁,亚马逊又如何回应呢?

亚马逊声明,为这些Alexa的遭遇感到悲伤,并指出任何形式的霸凌都不可接受。亚马逊也强调,智能助理Alexa唤醒词不是只有Alexa而已,“我们也提供包括Echo、Computer、亚马逊等唤醒词给用户选择。”

宣传推广未强调,多数人仍不知唤醒词可以改

尽管亚马逊声称唤醒词可以改,但不少智能助理Alexa用户一无所知,亚马逊宣传过程也并未特别强调这点,事实上,很多Alexa也不知道亚马逊智能助理Alexa唤醒词其实可以改。

“我一直到2018年才知道原来我可以更改唤醒词。”在伦敦担任人资的Alexa自2016年便是亚马逊智能助理Alexa的用户,她说:“我到现在也还没改过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