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36州控告Google触犯反托拉斯法令,Google抬出苹果反驳

美国36州再加上华盛顿特区的检察长于周三(7/7)联手控告Google违反反托拉斯法令,这次的焦点在于指责Google Play中所存在的排他性条款及反竞争行为,Google当天即反驳,Android是个开源平台,在移动技术上创造了更多的选择,而就算用户在Google Play找不到想要的程序,也能到其它程序市场下载,并未如同其它移动操作系统般地限制程序下载,因此,一群州检察官选择攻击一个更开放也更多选择的系统是很奇怪的。

根据诉状,州检察长们认为Google垄断了移动操作系统,也垄断Android程序的传播,借由技术门槛与条件来限制开发者只能于Google Play上传播程序,强迫OEM企业签署条款以限制设备内置第三方市场,也非法垄断了Android的程序内购买机制。

纽约州检察长Letitia James表示,Google要求Google Play上的程序必须使用Google Billing程序内购买机制,以永远向开发者收取最高30%的消费佣金,Google已从网络的守门人扩大到成为数字设备的守门人。

James指出,Google已经成功地让三星或Verizon等企业推出Android手机,并放弃开发它们自己的程序移动商店,尽管Google宣称Android平台是开放的,但当Android取得独霸地位时,Google却又开始紧缩Android生态体系与Android程序的传播渠道以限制竞争。

不过,Google对此并不以为然。Google说明,该诉状只聚焦于Android设备的程序市场,完全忽略了Google也面临其它平台的竞争,例如苹果App Store的营收才是全球行动市场的冠军,同时Google也在努力赢得开发者与消费者的认同,如果他们不喜欢Google,随时可以改用其它程序市场。

此外,Google也说明Android设备上一直存在着许多选择,设备制造商或电信企业也能在移动设备上预装Google Play与其它程序市场,事实上,绝大多数的Android设备都预装了两种以上的程序市场,Amazon的Fire平板电脑更只预装其它程序市场而无Google Play。

对于拆帐比例的问题,Google则回应,约有97%的开发者并未通过Google Play销售数字内容,因此Google根本无从向它们抽取佣金,而且只有不到0.1%的大型开发者必须支付30%的佣金,意味着该诉讼只代表着那0.1%的开发者。

另一方面,诉状中完全未提及Google的佣金费用其实与其它平台差不多,从Samsung Galaxy Store、Amazon Appstore、Microsoft Xbox、Sony PlayStation、Nintendo Switch到Apple App Stor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