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价格大涨吃不消,联合国称未来十年不会再涨

疫情过后物价高涨,许多投资机构预言现在可能进入大宗商品价格的超级周期,但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 和联合国报告认为,随着需求增长放缓和产出增加,消费者可能会在未来几年从食品价格飙升获得一些喘息机会。

由于多种因素,包括中国订单激增、油价波动、美元贬值、疫情大流行及某些地方重新开放等原因,联合国食品价格指数在5月创下2011年以来最高,比去年上涨40%。

食品价格飙涨已经蔓延全球,华盛顿邮报举两个例子,如以牛肉闻名的阿根廷,过去一年由于肉价飙涨,人们不食肉,肉类消费量下降甚至威胁到著名的阿根廷烤肉ASADO。据阿根廷牛肉促进协会数据,短短一年内,每公斤短肋价格飙升90%以上。

俄罗斯衡量食品价格的指标是经典家乡菜罗宋汤,今年罗宋汤指数上涨,原因竟是意大利面价格大涨,推升罗宋汤原料上涨超过一成,甚至引起普京注意,他谴责人们吃“海军式意大利面”不可接受。

联合国6月预测,2021年食品进口商的成本将创下历史新高。国际组织担忧食品价格持续上涨将带来动荡,世界银行 (World Bank) 最近警告,高粮价可能会迫使700万尼日尔利亚人陷入贫困,而粮价已成为草根反对派领导人的口号。一些分析家认为埃及和叙利亚等国面包价格的急剧上涨,是促使阿拉伯之春的背景因素。

国际货币基金 (IMF) 最近也警告,如果食品价格继续上涨,受影响最严重的将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这些国家的人民还处在疫情冲击中。

不过价格上涨可能不会持续太久,经组成织(OECD) 和联合国报告表示,未来十年,随着谷物和鱼类需求增长放缓,以及农业供应增加,大多数农产品的实际价格应会略有下降,然后2030年前基本持平。

报告估计,未来十年农产品需求预计每年增长1.2%,过去十年为2.2%。整体而言中国需求仍将是全球农产品市场的驱动力,尤其是肉类、鱼类和饲料谷物,但随着中国人口增长放缓和一些食品消费趋于平稳,中国需求的增长速度降低于过去十年。

生产方面,短期内随着各国解除封锁并放宽旅行限制,缓解劳动力短缺并提高产量,更多农场工人将回到岗位。新兴经济体和低收入国家产出可能增长1.4%。然而由于环境政策限制,北美、西欧和中亚产量增长将放缓。

联合国粮农组织首席经济学家Maximo Torero表示,需求增长将下降,基本面并未告诉我们,将进入大宗商品价格的超级周期。随然今年会面临食品价格高涨压力,但消费者可能会在未来几年从食品价格飙升下获得一些喘息机会。

(首图来源:Flickr/bryan…CC BY 2.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