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推动数字农业,以完成2030年粮食自给率45%目标

全球主要经济体里,日本粮食自给率可说敬陪末座,目前仅40%,日本政府常年视为国安危机,然而日本土地与人工昂贵,日本农产品只能走精致路线,实在无法与进口粮食竞争,日本也只敢订下2030年完成45%粮食自给率的卑微目标,加上农业人口老化的迫切危机,连这目标都岌岌可危。现在日本决定,要以数字农业突破。

日本国土有三分之二为山地,农民老化情况严重,目前平均年龄高达67岁,还在持续增加,要靠这样的劳动力增加农产,只有科技化辅助一条路。日本政府2016年提出农业升级计划,打算运用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发展农业改革,农林水产省发布智能农业科技蓝图,产官学合作下,如今日本有超过121项应用智能农业的计划,称为数字农业。

数字农业应用传感器、通信网络、无人机、人工智能、机器人等各种物联网技术,并分析资料、管理、协助决策与执行。包括应用气候卫星、雷达、地球观测传感器取得气候、温湿度资料。卫星图片与GPS用来监测农地,即时了解土壤情况,调整施肥与灌溉。人工智能建议农民最佳作物与种子品种,以及协助决定最佳收成时间等等。

日本政府认为智能农业有助于克服某些障碍,使粮食生产有机会扩大,人力方面,通过智能农业系统人工智能的建议,缺乏经验的年轻一代想务农,可很快就上手,不用经历困苦的摸索期;土地方面,通过智能农业精准施肥与浇灌,需要的灌溉水量与肥料量大为减少,过去水源不足无法耕种的土地也可能成为优良的产地,土地污染也能减轻。

日本各大企业投入智能农业,初期结果并不理想,许多初期计划的成本还比惯行农业更高,但随传感器、无人机等科技逐渐成熟降价,以及经验累计,如今日本数字农业逐渐来到起跑阶段。据矢野经济研究所预估,日本智能农业市场,总营收将从2019年158.7亿日元,至2025年增长至442.8亿日元。

数字农业不只日本,中国、中东也已开始

日本数字农业想法,只是全球农业发展往更进步精密控制演进的一部分。荷兰的创业公司如FoodVentures等,发展室内农业一样应用大量传感器、人工智能、机器人等各种物联网技术,也同样使用精密灌溉,高度控制环境,高自动化生产。FoodVentures于2021年5月更利用全球疫情商机,进军中国市场,登陆上海门户崇明岛。

FoodVentures表示,疫情前上海这样的大都市,农产品供应由惯行农业自千里之外的农产区运来,但疫情期间面临人流物流管制,供应受干扰,都市人也警觉,不能对千里之外的农产习以为常,体会到就近供应的重要性。另一方面,都市中产阶级觉醒,愿意付更多钱,消费不受河川污染影响、使用更少农药的农产品,成为FoodVentures的主打客层。

FoodVentures以线上销售为主要渠道,避开传统市场的复杂物流与销售结构,在疫情期间,线上买菜大行其道,而都市中产阶级购买农产也倾向辨认品牌,更让FoodVentures搭上顺风车。

中国市场其他同业也同样受益,中国本土北京极星农业表示,2020年6越时第二波新冠疫情来袭,北京各大批发市场关闭,使业绩大增30%。

中东为克服原本的沙漠环境,室内农业与智能农业更不可或缺,沙特阿拉伯创业公司企业红海农场(Red Sea Farms)成立于2018年,发展高度控制环境的室内农业,利用海水为温室降温,珍贵的淡水用最有效率的方式灌溉,原型温室设置于阿布都拉国王大学,已在供应番茄给沙国超市。

2021年6月红海农场进行最新一轮募集资金,募得1,000万美元,累计总募集资金金额达1,190万美元,红海农场规划在沙特阿拉伯中西部,以及阿布达比,共6公顷的土地设置4~8座农业基地,供应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超市。

当前智能农业、数字农业、室内农业,尚只能在农业成本最高的地方发展,例如日本及中东等沙漠国家,但中产阶级的新需求及全球气候变迁、疫情意外风险,使连农产廉价的中国都能产生利基市场。随着技术进一步成熟及规模化,人类农业朝更高度控制化的脚步将逐渐加快。

(首图来源:FoodVenture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