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大学研究显示,自闭症患者易陷入药物滥用困境

现今自闭症治疗研究中,针对患者是否容易滥用药物一直有正反争论,因此英国剑桥大学自闭症研究中心,近期在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发布新研究成果指出,自闭症患者使用娱乐性药品比例较常人高许多。

研究团队运用质性和量化分析研究方法,针对1,183名16~90岁的自闭症患者,以及1,203名健康者进行问卷和访谈,调查双边使用烟酒或药物的习惯。结果显示,自闭症患者有饮酒习惯者约16%,比健康者22%低,而有酒精依赖状况的比例只有4%,也较健康者8%少一半。此外,男性自闭症患者与健康者使用烟酒的比例差距,较女性受试者高许多。

但针对大麻、可卡因和安非他命等娱乐性药物,就呈现令人担忧的倾向,自闭症患者使用此种药物舒缓精神症状的比例,比健康受试者高9倍。患者大多指出,使用娱乐性药物可帮助他们降低感官超载(Sensory Overload)、集中精神并正常工作。也有患者表示使用这些药物可隐藏自闭症状,好让自己看起来与一般人没什么不同。

自闭症患者以安非他命、可卡因或大麻等娱乐性药物,帮助减缓感官超载和集中精神。 (Source:Alchohol and Drug Fondation)

此外,同时受焦虑、忧郁症和自杀倾向困扰的自闭症患者,使用娱乐药物比例较其他患者高3倍,大部分患忧郁症的自闭患者表示,由于医生开的忧郁症药物通常有令人困扰的副作用,因此患者想用娱乐药物降低处方药物的剂量。

研究也指出,由于自闭症患者不论青少年或成人,日常生活遇到负面对待的几率较高,因此也容易造成其他心理问题,甚至于依赖药物减缓症状。

“伪装”成为医疗和社会安全隐忧

“目前娱乐性药物对自闭症治疗的功效,还需要非常多研究。”论文主笔之一Elizabeth Weir博士指出,缺少医生指示下,自闭症患者必须寻求娱乐药品协助,“伪装”自己是健康人的行为,代表现阶段社会安全网对患者的协助机制并不完善。

“由于可用娱乐药物伪装,因此我们建议所有医生咨询病患时,不能排除患者隐瞒使用这些药物的可能性。”剑桥自闭症研究中心主任Carrie Allison博士表示,为了降低患者混用娱乐药物和精神疾病药物的危险性,医疗人员还是必须努力创建与病患间的信任关系,才能准确掌握病患的实际用药情形。

研究最后表示,继生理、心理、自杀倾向和司法系统对自闭症患者影响的调查后,药物使用将是另一项需要医疗和社会安全系统需要持续研究和调整的项目,所有国家都需要思考如何调整自身的社会医疗系统,使所有病患都能得到应有的协助,避免遗憾发生。

(首图来源:pixab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