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大脑器官移植动物,科学家忧“猩球崛起”恐成真

随着科学家对干细胞的研究越来越深入,现在已经有科学家专注人类大脑,使用人类干细胞发展脑类器官,产生微型大脑,用来了解大脑如何生长以及疾病如何发展。然而日本京都大学科学家担忧,总有一天这样的研究会将微型大脑植入动物器官,届时可能会导致电影猩球崛起的情景真实上演。

科学家利用干细胞制造出心脏细胞,脑细胞和其他类型的细胞,现在将它们作为细胞疗法的一种形式移植到患者体内。其他干细胞研究正在利用动物组织来生长被称为“异种器官”的类器官,将其移植到其他动物体内。例如,科学家成功在大家鼠身上培养小白鼠的胰脏,这让科学家认为可以在猪体内培养人的胰脏,等到有一天用作人体器官移植。

类器官的器官种类繁多,包括肝脏、肾脏,还有其他器官,最有争议的是大脑。最早于2008年成功培养的大脑类器官,是由人类细胞生长而成的大脑样组织团块。大脑类器官为科学家提供一种研究人脑的新方法,而移植大脑类器官让他们可以更了解人脑与相关疾病的发展方式,对痴呆症或精神分裂症等疾病的形成方式和治愈方法提供重要见解,未来或许也可将这些结构移植到患有突然外伤、中风或其他大脑损伤的患者。

随着将实验室生长的人类大脑类器官移植到动物以研究神经系统疾病不断扩展,京都大学科学家担忧的是,为了缩短移植器官的等待时间,动物可能沦为器官农场饲养,但更紧迫的问题是,大脑类器官移植到其他动物体内会发生无法掌握的事。

大脑类器官是实验室制造的结构,旨在像大脑一样生长和表现。由于大脑认为是意识的来源,因此如果大脑类器官的确能模仿大脑,也应该会发展出意识。科学家说,“如果大脑的类器官模仿真实事物,那么也同样会发展意识,导致动物发展出人性化特征和能力。”简言之就是使动物大脑功能强化,类似情节也是科幻电影的热门题材。

科学家也强调,现在许多临床试验是将脑细胞移植,作为脑损伤或神经退行性疾病的细胞疗法。但是细胞移植通常只在一个地方,但大脑的类器官动物有望与大脑更深入地相互作用,从而面临更多意想不到的变化。

科学家说,“意识是很难定义的属性,虽然科学界还没有很好的实验技术来确认意识。但是,即使不能证明意识,也应该制定准则,因为科学的进步需要它。”

报告还提到,2018年底一名科学家宣布他遗传工程改造人类胚胎,干细胞领域引起轩然大波,这位科学家的行为明显违反国际框架,因此被判入狱。对此研究作者认为,大脑类器官研究不是坏事,而是我们的社会还没有准备好制造大脑,移植的脑组织器官与动物大脑之间意外连接的可能性值得谨慎考虑。

(首图来源:Flickr/amy leonardCC BY 2.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