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户外活动的她,打造估值3亿美元的“露营版Airbnb”

而近几年露营风气相当盛行,许多人买齐装备就为了暂时逃脱都市牢笼,寻得一片僻静之地重新充电,每逢假期盼多热门营区一位难求。

“HipCamp”是美国一间创业公司平台,走类似Airbnb的商业模式,撮合有闲置空地的地主及寻求休闲空间的露营客,提供树屋、海滩、葡萄园等不同类型的露营点。在疫情尚未平息的2021年初,HipCamp仍能募得5千7百万美金资金、获得3亿美金的估值,创办人Alyssa Ravasio有什么独到之处?

创新点:不断化危机为转机,寻找闲置空地说服地主解决露营需求,创造永续商业模式。

本文四大重点:

1. 预订营区比抢五月天门票还难,入宝山却空手归激起创业灵感。

2. 学写程序让网站顺利上线,虽遭遇危机却迫使他找出获利模式。

3. 别急着找出“解答”,先研究有没有问对“问题”!

4. 疫情冲击意外促使地主转型,再度印证“危机就是转机”。

1. 预订营区比抢五月天门票还难,入宝山却空手归激起创业灵感

HipCamp的创办人Alyssa Ravasio从小就爱泡在户外,上山爬树抓蛇、下海游泳都是家常便饭。和家人朋友一起外出露营、亲近大自然是他最期待的事。

少年时期,Alyssa看了许多探讨环境、科技与社会议题的记录片,再加上增长于科技发展快速的时代,让他深刻体会科技如何影响人类社会文化。

大学就读UCLA,因为Alyssa对既有科系都没有兴趣,于是利用UCLA弹性的修课制度创建了一门称为“数字民主(digital democracy)”的主修,致力于寻找如何正确发挥科技影响力,推动文化制度的进步。

2011年毕业后,Alyssa曾到国务院实习,接着先后加入两间创业公司。虽然他从中学习到许多创业所需的技能与经验,但快速的节奏也让他承受过大压力,导致荷尔蒙失调、长带状疱疹,无法继续工作。

离职之后,Alyssa决定趁着空档让自己好好休养,他想起小时候最爱的露营,便着手规划行程。

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露营,却是第一次自己安排,这才发现原来预订营区的网站四散各方、信息零碎;有限的营区总是一位难求:想订到加州著名的优胜美地露营区,往往必须在凌晨盯着网站不断刷新,就像热门演唱会门票一样抢手。

经过一番努力,Alyssa好不容易订到加州著名景点“Big Sur”的露营区,当他扎好帐篷后四处走走,到了海边发现当地很多人在冲浪,才发现原来Big Sur竟是个冲浪胜地!但热爱冲浪的他却没带到泳衣和冲浪板,出发前以为做好万全准备,没想到还是错过最精彩的部分。

“如果能早知道就好了!”,虽然抱着遗憾,Alyssa开车回家的路上却想着:“若有网站可以集成所有露营区的预订信息,再加上一些内行人才知道的细节,露营的体验就不会再留下遗憾了!”

由于父母帮他付清大学学费,Alyssa没什么的经济负担,而且老家就在旧金山,就算创业失败把工作存下的钱花光,大不了就搬回家和父母同住。抱着这样的心态,他决定放手一搏。

2. 学写程序让网站顺利上线,虽遭遇危机却迫使他找出获利模式

有了灵感,Alyssa马上报名参加湾区的程序培训营“Dev Bootcamp”,学习如何架设网站。结训后,他开始把加州各大露营区的基本资料、预定流程集成起来,放上网页提供一站式的查询。

另一方面,Alyssa也找来好朋友帮忙到各大营区拍照,避免久久才更新的官方网站产生“图文不符”的落差,再为图片加上诱人的简短文案,让原本不露营的人也想尝试接触大自然。

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各露营区“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的特色信息,Alyssa从大量的游记中整理出一些必备知识,像是:“蚊虫多,最好准备防蚊液”、“附近山头可以看到日出美景”、“稀有生物出没,建议携带望远镜”等实用建议。

2013年上线的初版HipCamp看起来就像一本“露营指南”,完备的信息一目了然,自然很快就获得露营客的大力推荐,带来许多有机流量。2014年参加创业竞赛,评审也看好他们的潜力,获得2百万美金的种子基金。

不过,用户虽然可以在HipCamp上浏览所有公有营地的信息,但想预订还是得要连到各自的官方网站,HipCamp只靠少量赞助维持运营,处于“做功德”的阶段。

到了2015年,HipCamp越来越热门,也吸引到官方注意,认为他们有盈利的疑虑,禁止他们取用、连接任何官方网站的图片与资料,大大影响了HipCamp的运营,迫使Alyssa必须想办法突围,否则他的创业之旅即将在短短两年就画下句点。

3. 别急着找出“解答”,先研究有没有问对“问题”

虽然HipCamp提供的集成信息提供很大的方便性,但其实对露营客来说,最大的困扰还是场地不足:热门露营区往往都得排上几个月才有位子。就算排到了,现场也是人满为患,大幅降低了休闲品质。

把创业要解决的问题重新定义为“如何解决供应短缺”之后,Alyssa把焦点转移到占美国60%面积的私人土地上。他想:如果能撮合露营客和地主,不但可以让露营客有更好的休闲品质,也能让地主获得额外收入维持环境。

但问题来了,要如何说服地主平白无故开放空间让人露营?农场、牧场这类适合露营的地方,地主每天光是整理杂务就忙不过来,根本没时间坐着玩手机、管理预订。但换个角度想,这些难以接触的群体也是一般企业容易忽略的目标。

即便如此,Alyssa仍然找到一个切入的“破口”:在美国,愿意到乡下从事农牧业的年轻人有增加的趋势,而这些年轻人习惯通过IG分享生活,就成了Alyssa积极拉拢的目标,先后谈了几间由新时代主导的农牧场,获得不错的反应。

2015年,HipCamp发布“土地共享”计划,由主打有机农法的奥兹农场(Oz Farm)作为先锋。上架之后,一天之内陆续收到上百位农场、牧场和葡萄园主申请,也想要将自己的私有地开放露营。

解决来源问题之后,HipCamp也借由收取10%手续费找到自己获利的模式,开始将规模扩张到德州、佛州等其他地区。原先一场濒临倒闭的危机,反而成为HipCamp增长的转机,意外逼Alyssa跳脱原来的框架,思考新的出路解决真正的问题。

4. 疫情冲击意外促使地主转型,再度印证“危机就是转机”

HipCamp的成功主要回应了两股趋势:都市化带来大量人口集中在城市,城市生活的压力和快速节奏让人们渴望一个可以跳脱现有生活好好放松的生活空间。此外,社交媒体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当你看到朋友在户外的风景美照,一定也想找个周末接近大自然。

去(2020)年COVID-19爆发前,从事户外旅游的人数就有增加的趋势。疫情暴发后,为了避免群聚感染,更多人选择在人口较为稀疏的郊区寻找栖身之地。

不过,城市里的餐馆也因此大量关闭,连带影响了原先供应食材的农场和牧场,他们的产品无人问津,收入锐减。许多地主为了生计,甚至开始考虑接受土地开发商低价收购的要求。

Alyse Hickman是北卡州一间家族共有葡萄园的经营者,以往主要靠现场销售自酿的葡萄酒和出租婚礼场地作为主要收入。疫情后所有活动终止,收入也中断,借着HipCamp的平台,把葡萄园划出几个区块以一晚50美元的价格出租,暂时渡过财务危机。

许多受疫情影响闲下来的农场、牧场主人纷纷加入HipCamp的平台,在全美已有超过30万个私人露营区。HipCamp更进一步积极辅导地主以“品牌经营”的思维寻找自己的“亮点”:除了常见的野餐、骑马、瑜珈和生态导航之外,还加入“自然事件”作为主打:“完整观赏日全蚀”、“流星雨第一排”、“蝴蝶大迁徙路线”等等。

2021年此时,加入HipCamp平台的地主平均比去年同期增加三倍收入,HiCamp也将业务扩展到全美各大洲,甚至并购了澳洲提供类似服务的“Youcamp”,加拿大也将成为下一个目标。

然而,许多创业公司的商业模式不免会面对政府监管的挑战,如Airbnb与饭店企业、Uber与出租车之间对消费者可能的风险、税务公平等法规不断的辩论,最终完成妥协的平衡点。

而HipCamp也早有准备,除了严格要求地主要自行做功课,营区必须符合当地法规,同时也雇佣曾任职Airbnb、负责研究政策法规的Mason Smith担任政府与社群关系主管。

期待未来,Alyssa能实现年少时的理想,扩大HipCamp的影响力,让消费者、环境、地主共赢的商业模式得以永续经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