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原理:为什么有能力的人往上升迁后,却变成公司发展的绊脚石?

看看埃克塞西奥市教育系统的经典案例,就能知道在教育领域中,彼得原理是如何运行的。请阅读以下案例,了解在每个不同的组织中,阶级制度如何运行。

从教师开始吧。为了研究,我将教师分为三个等级:适任、表现尚可、以及不适任。

分布理论预测三个等级的分布将呈现不平均的状况,而事实也如此,也就是大多数的教师属于“表现尚可”的等级,少数属于“适任”或“不适任”。分布图如下。

不适任的“乖”老师

不适任的教师没有资格升迁。朵罗西亚.D.蒂多(Ditto,译注:有重复、同上的意思)是个很乖的大学生,作业若不是从期刊或课本上照本宣科,就是抄写教授的讲课内容。她总是照规定行事,不多做也不少做。大家都认为她是十分称职的学生,她也以优异的成绩于埃克塞西奥师范学院毕业。

蒂多当上教职,从前老师怎么教她,她现在就怎么教学生。她完全遵照课本、课程纲要以及课程表的规则来教课。

工作还算顺利,但若情况无规则或先例可循,就会出现问题。有一次学校水管爆裂,水淹进了教室,蒂多老师却持续教课,直到校长冲进教室。

“蒂多老师,”校长大喊:“水都淹到三英寸(译注:约七.六厘米)高了,你们班怎么还在上课?”

她说:“我没听到紧急铃声,我都会注意这些东西,您知道的。我很确定您没有按铃。”校长对如此不合逻辑的回应感到不解,但仍解释校规赋给校长权力,能在特殊情况动用紧急职权,并带着泡到湿透的学生离开教室。

由此可见,蒂多老师虽然从没犯规或违抗指令,但经常惹祸上身,以致于永远无法获得升迁。她是非常称职的学生,而担任老师已让她达到不适任等级,所以她将永远停留在这个职位上,不得继续升迁。

潜在的劣势在升迁后显现

大多数新手老师的能力,都分布在“表现尚可”和“适任”之间(请参照分布图中B到D的区段),也都具有升迁资格。以下案例便是如此。

N.毕克老师是个称职的好学生,毕业后,他成为一位很受欢迎的自然老师。他的教学让学生受益良多,而学生也都十分配合,让实验室井然有序。毕克老师对于文书行政并不擅长,但在主管眼里,他出色的教学能力弥补了这项缺陷。

因此,毕克老师获得升迁,成为自然科主任。他的工作包括采购自然科教学用品,还有处理大量文书工作,这让他的弱点呼之欲出!担任主任的三年来,他添购了许多本生灯,但没有加购连接用的管线。当旧的管线不堪使用时,新的本生灯全堆在架子上,学生却没几个本生灯可以用。

毕克再也无法获得更高的职位,他将永远停在不适合他的职位上。

高端职位要做的事,升迁者未必能胜任

B.朗特是个称职的学生,后来也成为称职的教师和科主任,因而升为副校长。担任副校长的他,与老师、学生和家长都保持良好的关系,工作游刃有余,最后他升上校长。

在担任校长之前,他从来没有与董事会成员或校区总监直接交手的经验。而缺乏应对行政高层的能力,让他很快就破绽百出。为了解决两个孩子之间的争端,他让校区总监空等;为了帮生病的老师代课,他错过了学区副总监召开的课纲修订会议。

为了让学校顺利运行,他疲于奔命,无力参与社区组织,只得婉拒家长教师联谊会会长、社区发展联盟理事长、以及正统文学委员会顾问等职务。

朗特的学校失去了社区支持,也不再受到学区总监的青睐。无论是主管或人们,都认为朗特能力欠佳,不适合担任校长。当学区副总监的职位出现空缺,学校董事会也否决了让朗特接任的提议。朗特将闷闷不乐的待在这个不适任的职位,直到退休。

独裁者案例:

R.崔佛过去曾是称职的学生、老师、科主任、副校长以及校长。现在,他擢升为校区副总监。以前,他只须理解董事会的政策,并在校内施行即可。但现在,身为学区副总监,他必须加入讨论董事会政策的行列,而且必须以民主程序进行。可是崔佛不喜欢用民主程序来做事,他以专家身份自居,并坚持己见。他不断向董事会成员表达高见,像是他当老师教课时一样;他也试图控制董事会,就像他当校长时控制下属一样。

因此,董事会一致认为崔佛是个不适任的学区副总监,将不进行升迁。

花钱如流水案例:

G.史班德(Spender,译注:为“消费者、买家”之意)从称职的学生、英语老师,一路升到科主任、副校长和校长,接着又当了六年的学区副总监。他左右逢源、处事得宜、受人敬重,十分称职。后来他升任学区总监,掌控学校财政事务,却很快便发现自己无所适从。

自从担任教职以来,史班德从不管钱的事,都是妻子处理薪水入帐和家庭开支,每周分配给他一些零用金使用。

但现在,他不擅长财务的缺点昭然若揭。他向不可靠的厂商采购大量的教学器材,接着厂商声明破产,且尚未产出教学器材所需的程序;他让市内每一间学校的教室都装设电视机,但目前能配合播出的教材内容只适合中学使用。史班德在这里到达了他的不适任等级。

职场关系也会影响升迁后的表现

上述为“工作表现影响升迁”的经典案例。还有一种升迁方式,叫做“职场关系影响升迁”。以下是T.托特兰老师的经典案例。

托特兰老师曾是称职的学生,也是出色的小学老师,现升职为主管。她现在要教导的对象已非儿童,而是老师。然而,她还是用以往教儿童的方法来对待老师。无论是一对一或团体教学,她说话都非常缓慢,每一个字都讲得很清楚,尽可能只用一到两个音节的单词。为了确保大家都懂,每一则内容,她都用不同的方式,解释非常多遍,且时常笑容可掬。

这些老师非常不喜欢托特兰假惺惺和高人一等的态度,讨厌到对于她的建议,他们尽其所能找借口不愿听从。托特兰老师缺乏与老师沟通的能力,从此与升迁无缘,并将永远停留在她不适合的主管职位上。

你觉得呢?无论在哪一种制度中,你都能找到类似的例子。请观察自己的工作环境,看看谁已到达不适任等级。你就会发现,无论在哪一种制度其中,奶都会浮到咖啡的上层,直到酸掉为止(注1)。接着,请你照照镜子,看看是否……

不!你可能会想:“难道彼得原理没有例外吗?所有人都无法逃脱吗?”答案即将在接下来的章节中揭晓。

(注1)原文The cream rises until it sours,引伸自谚语The cream rises to the top,指有能力的人总有一天能出头。作者将之改写,意为老天不会亏待有能力的人,直到此人没有能力为止。

 

(首图来源:Piqsels CC License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