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vs. Google Java官司,美最高法院判决Google胜诉

将近10年的甲骨文控告Google侵权使用Java SE API的官司,本周美国最高法院再度逆转了下级法院的判决,做出Google使用Java API并未违法的判决。

这桩官司起于2012年Java持有者甲骨文控告Google在Android中,侵权使用37项Java API程序代码的“结构、串行和组织”,要求赔偿88亿美元。后来并提高到200至300亿美元。本周一最高法院以6:2的大法官判决结果,推翻了2018年10月联邦上诉巡回法院的判决,认定Google对Java API属于合理使用(fair use),并未违反版权法。

最高法院解决争议的重点放在Google复制API的行为,从法律上是否为合理使用,而非它复制约1.2万行的API程序代码是否可获得版权保护,虽然法院认为API程序代码的确是在版权保护的范围内。

根据判决文件,法院论点在于,Google复制的API程序代码本质上和其他(如下指令的)计算机程序不同,它无法与意念和创意表现切分开来(如API的组织方式,以及Google独立撰写的程序代码),其价值来自开发人员的投入,不抵触版权法对计算机程序的保护。

其次,Google复制API是为了创造不同运算环境(智能手机)的任务系统及创建一个平台,属于“转化利用”(transformative use),即加速计算机程序的开发,与版权法精神一致。法院也认为,Google复制的API程序代码为1.15万行,仅占所有Java API 286万行程序代码的0.4%,且Google使用Java SE API的智慧手机平台(即Android),并未对Java SE市场产生取代性,也对Java SE持有人具有好处。最后,计算机程序的功能特性,也难以适用传统版权概念。

因此最高法院认为,“Google复制Java SE API以重新实例用户接口,只用了必要的程序代码,以利用户(开发人员)将其衍生的才能用于新式、转化的计算机程序中,是为API的合理使用。”而且,由于开发人员已投注相当资源来学习Java SE API,限制使用将可能限制未来新式程序的创意。

Google资深副总裁Kent Walker赞许这项判决,表示最高法院的判决是对消费者、兼容性及计算机科学的胜利,该决定也从法律面进行厘清,使次世代开发人员更能创造有益于消费者的新产品和服务。

甲骨文则对此表达不满。甲骨文首席法务官Dorian Daley指出,Google平台已越来越大,拥有更大市场权力,抬高市场进入门槛及抑制竞争。该公司窃取了Java,并花了10年打官司,这种垄断者的行为才应是法律主管机关查看Google商业行为时的重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