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算法欺人太甚,意大利亚马逊驾驶大罢工

送货司机面临紧张的工作压力,为了达标被迫在街头飙车,结果罚单必须全吞,现在意大利物流人员再也无法忍受,针对亚马逊首次发起大罢工。他们抗议疫情让亚马逊收入倍增,但物流人员的工作压力更大,却不被当自己人看待。

意大利失业率稳定上升,零工经济工作已成为许多意大利人唯一的收入来源,对于争取权益也有更大的话语权,据意大利公会表示,这次参与罢工的人数超过上万人,包括9,500名亚马逊仓库工人和15,000名驾驶员。这次抗争的主要是送货司机,虽然这些人属于第三方物流公司所雇佣,但是亚马逊会监视他们的工作,包括确定他们的路线、工作量、工时和评估,但并不需要对他们承担任何责任。

亚马逊的算法是驾驶员罢工的原因。 《金融时报》采访一名亚马逊第三方送货司机表示,他发现月薪1,600欧元被自动扣除数百欧元的交通罚单,对此他很不服气,他说超速驾驶和停车违规是被迫的。

在罢工行动中,劳工要求停止管理骚扰,不断提高生产率,他们还抗议所谓的特许经营制度,该制度就是迫使劳工向雇主支付交通罚款或货车损坏的罚款主要依据。

这名司机告诉金融时报,“该算法为我们计算每日路线,每班8小时平均要送140个单。”他站在一个标语前面,上面写着,“我们是人而不是包裹。”当然亚马逊意大利公司并不承认是算法的问题。

亚马逊送货司机认为,在意大利主要城市的交通状况被严重低估。意大利工会组织表示,送货司机每周工作44个小时,整个月经常工作,声称算法无法理解工作与生活平衡,也不了解我们城市的交通时间。

在意大利,工会仍然享有相对较强的权力,总会员人数是欧洲最高的国家之一,因此工会在政策制定方面仍具有影响力。前阵子米兰一家法院因违反劳动安全法对食品配送平台处以7.33亿欧元的罚款,并表示应以准雇员的方式雇佣送货人员,这项判决让意大利零工经济工人取得重大胜利。

由于零工经济劳工人数越来越多,许多欧洲国家也开始正视这个问题,或是为了争取选票,而站在捍卫工人这一边。如西班牙政府宣布将根据去年国家法院的一项裁决,颁布一项法令,规定零工经济员工应该是正式雇员。英国政府也有类似裁定,迫使Uber将司机归类为员工,引发投资者对这种商业模式可行性的担忧。譬如美食外送平台户户送Deliveroo在伦敦股市挂牌首日股价一度重挫近1/3。

虽然有庞大的工会撑腰,但意大利主要平台仍坚持送货员是独立承承包商,唯一的例外是Just EatJust Eat,不但有固定的时薪,无论送货次数,还提供员工保险金、病假工资、假期、育儿假和退休金。

但是Just Eat是特例。意大利政府也替劳工争取权益,表示正在与西班牙合作制定针对数字平台上劳工的新法规,并要在欧盟范围内协调、推动零工经济的劳工权利。

(首图来源:Flickr /faungg’s photoscc by2.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