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防疫守门员,你所不知道的科技VS. 隐私大战

2019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席卷全球,但疫情退散、人们返回职场后,将发现各式各样为了提高工作环境安全的科技巧思,长期下来可能会对个人与医疗隐私构成风险。

安全距离改变

COVID-19疫情改变世界,人与人接触的恐惧让全球借重科技确安全全,这些体温检查、远程监控、数字“护照”、健康调查、机器人清洁与消毒系统,即使疫情结束后也不会功成身退。

为了防疫安全,科技巨头和创业公司提供种种解决之道,像是可穿戴式的计算机视觉(computer vision)生命征象检测,可提供感染COVID-19的早期迹象,还有可关注健康指标的应用程序(App)。

云计算软件企业Salesforce和计算机巨头IBM,就合作开发“数字健康通行证”(digital health pass),可用智能手机分享疫苗接种与健康状态消息。

科技始于生活

以机场检查著称的科技创业公司Clear,创建自己的健康通行证,并获得北美职业冰球联盟(NHL)和美高梅度假集团(MGM Resorts)等组织使用。

美国科技业巨头Google并购的可穿戴技术制造商Fitbit,研发“准备工作”程序(Ready for Work),获得美国太空总局(NASA)采用。约1千名人员配有Fitbit可穿戴式设备,这是NASA飞行员计划一部分,要求以各式各样健康指标日常登录,并由NASA关注。

至于微软(Microsoft)和保险业巨头联合健康保险(United HealthCare),也部署ProtectWell应用程序,包含日常症状筛检,可在员工上班前查询症状,协助判断去上班或留在家中,或建议人们和医疗机构联系。

电商巨头亚马逊(Amazon)也在仓库部署“远程助手”(distance assistant),协助员工保持安全距离。

此外,还有大型科技公司与卫生组织联盟,正致力推出智能手机可用的数字疫苗接种认证,能显示已施打COVID-19疫苗的证据。

隐私界线模糊

通过这些系统,员工即使进入建筑物大厅,都可能要接受检查,并在电梯、走道和整个工作场所被监控。

华府智库“布鲁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副主席、科技创新中心(Center for Technology Innovation)高级研究员威斯特(Darrell West)表示,这种监控模糊职场和私人生活界限,长期将逐步侵蚀员工的医疗隐私保护。

美国消费者团体“公众”(Public Citizen)去年报告指出,至少有50款疫情期间推出的应用程序和技术,以“对抗COVID-19的职场监控工具”为卖点。

部分系统甚至能侦察在洗手台前待不够久的员工,以揪出没有好好洗手的人。

报告指出,员工面临的隐私侵犯令人担忧,应对数据收集和存储有明确规定,并向员工详实披露。

雇主巧妙平衡

美国宾州州立大学(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管理与组织学教授布瑞斯柯(Forrest Briscoe)表示,雇主努力确保工作场所安全、又不侵扰员工隐私之间,面临微妙的平衡。

虽有合法理由与先例要求员工提供接种疫苗的证明,但有时会和限制公司取得员工健康资料的隐私法规冲突。布瑞斯柯说,“你不会想让老板取得这些资料,以制订与工作相关的决定。”

布瑞斯柯表示,还有许多雇主依赖第三方的科技供应商处理这些监控,但这么做将让资料分开,也同样有风险。因部分企业的商业模式,涉及收集资料并从中获利,这么一来就会构成隐私风险。

创业公司聚焦

这场全球健康危机已激励全球创业公司,找出能限制病毒传播的革新方法,有些产品已在2021年消费性电子展(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CES)展示。

台湾巨怡智能公司(FaceHeart)就展示能安装于相机的软件,可非接触式检测生命征象,以筛检COVID-19初期指标的呼吸急促、高烧、脱水、心率加速和其他症状。

无人机制造商翔隆航天(Draganfly)也有提供社交距离示警的技术,并可检测人体生命征象变化,这可能是确诊COVID-19的初期指标。

另一家参展的Misty Robotics,推出可程序控制的机器人,既可当作健康检查的监视器,还能设计成可消毒门把等经常使用的物品表面。

不过,美国民权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分析师史丹利(Jay Stanley)说,太依赖未经证实或不准确的科技有风险。

虽然雇主有保障职场安全与确保员工健康的合法利益,但老板可能利用疫情,以系统性方式超出保护健康所需的程度取得并存储信息,因此科技扮演职场健康守门员同时,要如何兼顾隐私已成为一门学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