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4亿元从制造涉足IC设计!通宝要当打印机界独角兽

苹果11月新发布第一颗自主研发的Arm架构计算机处理器M1,Google、Amazon(亚马逊)、Facbook也自行开发服务器芯片,全球科技大厂纷纷发展芯片技术,强化功能自主权,并借此拉开与对手的差距。

反观台湾有完整的半导体代工制造供应链,更是全球最大个人计算机、智能相机、服务器代工王国,智能手机代工也居世界第三大,挟庞大制造规模优势,以制造代工见长的台湾企业,有没有进一步延伸到IC设计领域,掌握市场主导力的计划?

台湾最早期的电子代工(EMS)企业金宝,包括日系与美系品牌客户在内,一年约替客户代工组装2,200万台打印机。这盘生意在2015年底,高通(Qualcomm)计划出售打印机芯片研发团队后,有了结构性的改变。

看准全球打印机市场规模9,000万台,品牌打印机企业迟早要汰换升级新芯片,金宝于2016年买下高通的打印机芯片团队,转投资成立的通宝半导体,尝试掌握自主芯片。

苦熬多年,耗资1,400~1,500万美元,通宝已于11月量产第一颗自主研发的系统单芯片(SoC),28纳米制程,估年底前出货6~7万颗。

通宝2020年11月第1颗自主研发的系统单芯片(SoC)量产,预估2021年出货100万颗。

由于是业界唯一独立的SoC打印机芯片商,通宝已取得2家客户,2021年预估出货100万颗芯片,2022年拼300万颗,2023年更要冲刺到500万颗。

通宝半导体董事长沉轼荣豪气表示,要当打印机界独角兽,“可以把我们想成打印机界的联发科!”2020年,通宝已开始获利,目标是2023年登录兴柜。

研发芯片、系统设计双管齐下,降低运营风险

每一台打印机芯片都需要一颗核心芯片,过去的打印机3大芯片商Marvell、Conexant、高通,考虑到竞争激烈,毛利低于其他业务,已陆续退出战局。

通宝决定跨入半导体时,沉轼荣的盘算是,由于打印机芯片寿命长达10年,通宝可以一边接手代理销售高通既有的打印机芯片,提供售后服务带来营收;一边让团队研发新芯片,降低未来运营风险。

谈到全球打印机商机,通宝半导体董事长沉轼荣表示,“做这生意不愁没客人,若厂商不自己开发芯片,要买只不到通宝。”

有别于金宝擅长的EMS生意,“通宝一边设计芯片,金宝同步做打印机系统设计,2021年第1季,就会有搭载通宝芯片的打印机问世。”

打印机芯片开发不易,从中国纳思达集团(Ninestar)的例子可见一斑。该公司早在2015年成立百人打印芯片小组,并在官方(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补贴下开发芯片,2016年又并购美国打印机品牌Lexmark(利盟)取得50项专利,迄今仍只在做耗材芯片,无法跨入印表主机芯片。

金宝集团评估投入打印机芯片有胜算的原因,除了自身掌握终端系统组装规模量外,关键更在于研发团队有经验。“要从无到有召集50位IC研发人才开发自主芯片,风险极大、试错成本高。”沉轼荣说,先前团队已累计开发8颗打印芯片,现在开发第9颗,“经验值让成功几率大得多。”

通宝首席运营官王尔乐也说,“一颗芯片开发出来会有很多错误(bug),还要跟系统结合,中间要试错,光一次投片就2、300万美元跑不掉,最好状况也得投片两次。何况,如果是一个新团队拿一颗新芯片,(打印机品牌)谁敢用?”

成功研发、量产芯片后,沉轼荣乐观看待未来,“这生意不愁没客人,如果不自己开发芯片,要买就只有这家(通宝),不然市场上只剩上上时代芯片。”

通宝半导体董事长沉轼荣豪气表示,要当打印机界独角兽。2020年,通宝已开始获利,目标是2023年登录兴柜。

当然市场也非全都是独立芯片企业的天下,事实上,打印机龙头惠普(HP)自己也投资千万美元开发打印机芯片,但沉轼荣认为,通宝的技术持续进步,惠普迟早也会找上门,因为另一家日本打印机巨头已经放弃“全自制”芯片计划,2021年中低端机型将跟通宝合作。

芯片的毛利率高达50%,从低毛利率的系统业务跨入上游芯片,看似是盘好生意,但对系统企业来说,要烧钱4年赌一颗芯片的未来,依然需要仔细盘算能否换取最高盛算。

双A怎么看?华硕:先从合作做起台湾半导体相当进步,宏碁有信心今天要干(研发芯片),很快会有东西!宏碁共同首席运营官高树国

对于自主设计芯片,2020年跻身全球第5大笔记本品牌的宏碁(Acer)共同首席运营官高树国表示,产业环境变化很大,目前为止,(自主设计芯片)虽不在规划内,但因为台湾半导体相当进步,“有信心今天要干,很快会有东西。”因此,相较于芯片研发的技术问题,宏碁认为,更重要的思考是“能不能给消费者有价值的东西”。

谈到全球打印机市场规模9,000万台,品牌打印机企业迟早要汰换升级新芯片,宏碁共同首席运营官高树国认为,芯片研发的技术问题只要宏碁想做,随时都能克服,更重要的是:给予消费者有价值的东西。

从主板起家的华硕(ASUS),过去采用“轻投资”策略,入股USB控制芯片商祥硕、安国国际,以及电源相关芯片企业强弦、杰力与力智。

共同首席执行官许先越指出,华硕之所以没有开发自有芯片,是顾虑与既有合作芯片商之间的冲突;但华硕会与海外微处理器或绘图芯片大厂在早期合作开发芯片,享受独家销售时光,拉开产品的差异,挑战是要说服芯片商合作,且只能领先一段时间。

许先越认为,投资芯片与否的关键是“应用量够不够广”。如果华硕要开发特殊芯片,预估要花一年时间,若要跟苹果一样开发一颗自主Arm处理器,时间将远超过一年。因此,至少目前并不在华硕计划内。

华硕共同首席执行官许先越表示,华硕考量规模经济,并顾虑跟供应商冲突,没有跨入自行开发芯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