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圈的照妖镜,你照几过面镜子了?

一天醒来,觉得自己心情不错,拿了辞呈就出门了。闪光喃喃地问:唉呀,工作不是不错,稳定就好啊!笑笑不答离开后,继续前往公司面圣。到了公司,老板从过去的晚娘脸部成了新嫁娘,闪着光芒说:再待下去啦!过一阵子,共体时艰,快加薪升职了……快了。

想起2年前的今天、1年前的今天、今天⋯还以为是gif档跳针画面。终于明白,只有为自己打拼、出来创业,才是人生的康庄大道,也才能实践梦想!收好抽屉、办完交接,跟大家告别后轻松回家。隔天早上起床,发现不用去公司,不用赶公共汽车、地铁、不用打卡、不用看老板脸色、不用跟同事哈啦、不用……微微一笑很倾城,原来自己要创业(失业)了!

每次开创业课,老编都会说“丑话说在前头、辛苦的在后头”,依然有无数有为人士勇敢向前冲。从97年开始接案、辅导、授课至今,甚至担任过近10种政府项目的顾问。

看着这所谓的“创业圈”,其实是个很危险的地方,虽然有许多值得投入的原因,但还是希望朋友们,若是还没想清楚⋯那一定要想的很清楚再跳坑啊!若是已经在坑中的,就陪老编一起看场身边的戏。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丧尸粉专

不知何时,创业的第一步骤从创新产品、创造商机,成了……创粉丝团。粉专创了有没有内容、有没有人经营,都是其次,内容有农场、粉丝可以买人头,但成功经营的是少之又少。丧尸粉专炫耀着数十、上百万的粉丝,却看到留言、回文率低的可怜。

然而,多数的粉专除了打广告、贴废文,其实小编也很难发挥,只有一种可能瞬间流量会导入,就是出了包。瞬间差评如尸速列车般的暴走,一发不可收拾,未受训练的小编只能留着泪等待风雨过去。

狼人社团

社团,一定有团主或管理员,但管不管理就会让社团风格差很大。有的创业团像狮子会、扶轮社,三不五时办活动、大家要是不留言交流就会被送出去(咦,老编中枪了)。有的社团管理者永远神隐,社团像个街边布告栏。

创业家的社团更有趣,要么大家齐心协助创商机,要不就在社团内互相批斗争地盘,狼性在小圈圈中显露无遗。而不同社团间有的更是壁垒分明,互相理念不认同外,封锁、删人免不了,有时甚至会主动开战线。

吸血鬼创业部会

台湾政府其实有做事,对创业的支持也不少,但总是抱着要1块给5毛、做一件事就要无双的报告、成果发布,作文成了是否能争取到资源的基本条件。最后创企业脑呆了、文作了,得到的却是更多付出。

太多的计划、太少的务实,中间一层层的外包单位要获利,重复的企业拿着多数的资源,多数的创业家就在免费课程、免费辅导中求温暖。只有拿着大笔纳税人血汗钱的部会,在张扬着政绩。

科学怪人创业顾问

大学教授过剩是事实,但何时都具备辅导顾问的才能?被学校逼着成为孵化专家,拿着低廉的政府车马费陪企业聊天,仿佛找到了学术外的第二春。也有专业的教授投身沙场,但可是凤毛麟角。

有些小有名气的创企业,拿着自己的故事走遍各大演讲场,介绍时间像表演,比演讲还长。当上辅导顾问更是不可一世,Facebook每天贴满自拍照和炫耀文,还以为是征婚启示。

培罗娜创投天使

天使在天上,会飞;创投当地上,也会飞,因为有钱。多少创企业眼巴巴地等待创投的临幸,会有天上掉下来的金援。但不是天天都有天使会掉下来,更不是去喝咖啡、上酒吧、玩竞赛就能上天堂。

在创投眼中,看的是获利、潜力和投资报酬,跟买菜一样,创企业的自信一不小心就在提案、竞赛中毁于一旦。更要小心的是,天使真的会飞,而创投的钱也会不小心就飞走了。

消失的密室创业园区

对岸的招降动作仿佛帝国时代的祭司一般,手上拿着钞票晃啊晃,一个不小心就想签下去。台湾真的不争气,连个像样的创业园区都规划不出来,不然就是只给大企业进驻的蚊子园区。然而,多少人去了对岸要是没决心,一去就是2、3年,回来已经人事全非。更何况,不是去了就保证可以光荣返乡,那边的能人强者、妖魔鬼怪更不会少!

其实,大多数的创企业是有勇气、有理想的,只是太多的美化让创业变得太值得期待。然而,数字创业(电商)、实体创业(开店),甚至智能财创业,都是不容易成功,更多不见旧人哭、只见新人笑,而70%的创业家在5到7年会退出江湖更是不争的事实。

或许,只要想清楚、准备好,管他是红海挣扎还是东南西北前进蓝海,在台湾努力卖咖啡卖鸡排也是可以温饱,世上没有几个乔布斯、更没有几个扎克伯格。打败妖魔鬼怪和自己的心魔,就还有机会成功。

PS.大家真的不要对号入座,推人入坑,这个世界是美好的。更何况,人在江湖走,难免会挨刀,老编也常变身妖魔才能活在尸魂界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