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田汽车无惧特斯拉:全球有1亿台TOYOTA奔驰

2020年对汽车业是非常沉重的一年,第一季开始,日产、三菱等大厂都呈现亏损状态,只有丰田汽车和铃木汽车等仍然维持营业获利。

而依据丰田汽车公布的资料,虽然2020年第一季的营业利润仅有139亿日币,相较前年同期大幅减少了98%,但仍维持获利状态,而其第二季所公布的财报资料更确保了近7,000亿日元的营业利润。

丰田究竟如何在景气一片低迷之中维持正向获利?丰田汽车表示主要原因是在成本的改善及降低费用等方面做了相当多的努力。

2020年对汽车业是非常沉重的一年,第一季开始,日产、三菱等大厂都呈现亏损状态,只有丰田汽车和铃木汽车等仍然维持营业获利。

在众多车厂仍在努力降低亏损状态的2021年,丰田汽车受到外界特别关注,原因是日本政府对汽车业的“脱碳化”(编按:台湾称为减碳)期待。

关注生产链过程减碳目标,禁售燃油车并非终点站。身为自动车工业会长的现任丰田汽车社长丰田章男在2021年的开春拜年视频中,先对医疗人员及从事汽车产业相关工作的550万人致上谢意,并期望为了实现2050年的碳中和(Carbon neutral)、脱碳化目标,未来一定要更团结一致。

然而,他认为所谓的脱碳化,并不应单纯将重点摆在2030年将禁售燃油车,全面换成电动汽车,还应该从生产汽车时所释放的二氧化碳,以及公共交通工具、物料配送时所产生的二氧化碳都综合性的纳入考量,因此并非2030年法令要求燃油车禁售如此简单。

丰田章男认为托碳化不能单单把目标放在禁售燃油车、全面换成电动汽车,应该连汽车生产时所释放的二氧化碳,以及公共交通工具、物料配送时所产生的二氧化碳都综合性的纳入考量。2020年特斯拉市值超越丰田,丰田章男:对方有很多可学习之处

曾经历雷曼风暴,产生4610亿日元亏损、东日本大地震及日元飙高困境的丰田章男,在面对2020年的新冠疫情选择以平常心正面迎接挑战,在全员努力的情况之下,2021年3月期底即将结算的季度决算净利预估增至5,000亿日元。

而面对脱碳化的议题,丰田章男则罕见的谈及特斯拉。尽管2020年7月,特斯拉市值就一举超越丰田,成为全球最大市值汽车制造商,俨然成为丰田一大对手,但丰田章男仍对特斯拉赞誉有嘉,他认为特斯拉的商业模式主要是以电动汽车(EV)及其相关软件升级为获利模式,以LCA(Life Cycle Assessment,生命周期评估)减少二氧化碳等为主轴,有非常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而丰田汽车则是以称为CASE(Connected、Autonomous/Automated、Shared、Electric)的新领域技术革新,试图对车辆的概念进行大幅度的变革,并在过去三年间进行早期投资。丰田汽车除了有完整生产车辆的能力,还有一项比特斯拉更为领先优势,就是在全世界道路上奔驰的1亿台丰田汽车!

尽管2020年7月,特斯拉市值就一举超越丰田,成为全球最大市值汽车制造商,但丰田汽车除了有完整生产车辆的能力,还有足够的市场和市场占有率。

如果将真实的商业世界比喻为料理世界的话,特斯拉虽然握有食谱但没有足够的厨房和厨师,但是丰田汽车不仅有厨房也有厨师能烹煮出实际的料理,充分展现丰田章男对于丰田汽车的信心。

重押固态电池研发技术,强调环保可回收及续航力

面对日本政府的减碳目标,丰田章男也提出欧洲的电动汽车比日本还要普及的原因在于政府有足够的补助。例如在德国购买电动汽车者可获得约900欧元的补助金外,也广泛在加油站设立电动汽车的充电器,而法国政府则是依照购车者的所得及购买车种等最高可获得约140万的补助金。

但日本对于购买电动汽车的补助金大约为40万日元,建议日本可以仿照欧美等国家政策及财政支持。

参考德国广泛在加油站设立电动汽车的充电器、法国政府给予的高额补助金,丰田章男认为日本的减碳目标若要达到普及,还需要政府的协助。

向来以油电混合车技术称霸的丰田汽车深知,要迎战2030年的减碳策略,全固态电池的发展才是关键,这也让丰田的电动汽车电池技术走向与特斯拉等其他电动汽车阵营不同的道路。

过去油电混合车或电动汽车都是采用所谓的液态电池,不论是干电池或锂电池都需放入胶状电解质才能发挥电池性能,但液态电池有外漏的危险性,且过高或过低温度都会影响电池性能。但如果能将液体或胶状物电解质更换为固体物质的话就能避开上述问题,并大幅扩展充电量。

原本就对全固态电池开发投入相当多心血的丰田汽车等厂商,除了拥有相当多的专利之外,据说也获得日本政府巨额的开发费用援助。日本评论家预估最快在2022年搭载新型全固态电池的次世代丰田Prius车款可能就会上市,预估将为市场打开汽车动力的新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