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了冒险进取精神,日媒忧日企恐面临第三次失败

尽管全球受到疫情影响,各国经济难免受到冲击而下滑,但正在对抗疫情反扑的日本,似乎陷入内外交迫的窘境。《日经新闻》报道,从去年疫情暴发期间各主要国家民营企业表现,七大工业国(G7)中企业设备投资金额下滑只有日本与加拿大,股市指数表现也不佳,忧心企业保守的作为,恐怕会使日企出现史上第三次的失败。

《日经新闻》引用始辞世的美国社会学家傅高义对日本看法的转变,傅高义曾在1979年撰写《日本第一:对美国的启示》中认为美国应该向日本学习,但2004年本书再版中,一改先前的观点,向日本示警:“日本人失去了曾经的进取精神”。报道认为,在摆脱COVID-19疫情危机的全球性复苏竞争其中,傅高义的担忧也许会一语成谶。

企业设备投资远落后他国

企业对设备的投资,一向是观察景气的先行指标,日媒观察指出,七大工业国成员中,去年7-9月的企业设备投资相较于4-6月出现下滑的国家只有日本和加拿大。相较加拿大降幅不到1%,日本企业的萎缩却非常明显,认为日本有可能从复苏初期就会落后于人。

日本在泡沫经济崩溃之后,于全球性大竞争中失败了两次,第一次是1990年代中期的“IT革命”,不但IT投资规模相形见绌,而且缺少美国GAFA(Google、亚马逊、Facebook和苹果)和中国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那样的大型平台运营商。

第二次则是2008年雷曼危机后的复苏,雷曼危机后的生产总值(GDP)增幅到2019年只有7%,远远低于欧美的20%以上,除日本之外的亚洲更是扩大一倍。

不敢投入资金与法务观念落后成阻碍

日媒分析日企改革遭到的阻碍,在于无法“勇于投资”,认为必须把为自己承担风险的资金当作朋友,认日企若想转变业务模式,就要在设备和研发上投入巨额资金,无论是从股市筹资或用自有资金,但如果股东不同意冒险,就无法进行挑战。另一个改革面临的问题则是法务部门缺乏觉醒,由于法令往往落后于创新,若法务总否定新的想法,那就危险了。

报道最后引用傅高义于2004年时的警语:“如果中国进入重工业及高科技产业,日本很难保住优势”示警,并强调傅高义当时提出解药处方,建议资金远离僵尸企业,流入有发展前景的风险企业的机制。认为这些敦促日企改革的建议至今仍相当具有见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