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代广场跨年倒数,全靠这家12人小公司

“5、4、3、2、1!”2020年最后一天,纽约时代广场的数字看板显示倒数,最具指标性的水晶球一如以往,伴随着烟火和纸片在跨年时刻缓缓下降。因疫情,跨年晚会百年来首度不开放人们参与,改由线上直播,幕后团队得比过去更注意每个环节,才能使屏幕前的全球观众同步倒数。

这场每年吸引上亿人观赏的纽约跨年活动,由广场看板运营商翔琥科技(Tiger Party)工程负责,创办人暨首席执行官为台裔张中益,公司核心团队更都在台湾。

不只跨年,过去纽约大都会歌剧院、迪士尼、服饰品牌American Eagle在时代广场举办的活动,背后也都有此公司身影。

一间只有12人的公司,如何在这广告商兵家必争之地立足,连续11年负责纽约时代广场跨年倒数看板工程?

张中益创业初期,主要提供各式活动的图片技术解决方案,受客户推荐接下美国广播公司(ABC)的外墙广告看板之后,才开始投入数字看板运营。

小虾米怎么立足?

用时差偷时间,全天候运转

目前除了替迪士尼等公司运营时代广场的5面电子看板,也执行大型交互看板广告,跨年、选举开票等活动的看板技术支持。根据广场游客中心统计,翔琥看板管理数排名第6,2019年营收估计超过400万美元。

但其实,户外看板在美国是大者恒大的产业,在翔琥之前,时代广场看板管理数前5名都是营收数十亿美元的广告集团,第1名的Clear Channel Outdoor Americas,2019年营收就约新台币752亿元,全球拥有77万个广告看板。

身为后进的小虾米,要从这些大鲸鱼突围,他选择别人眼中的麻烦事下手。

对这些巨头而言,时代广场虽有象征意义,但只是众多看板的一小部分;对张中益而言,这里的看板,却是他的全部。

当别的巨头只要购买LED设备,用内置系统播广告就有钱赚时,张中益为涉足此市场,花了3个月,和团队为ABC外墙9个波浪状屏幕的看板架构出一套高画质系统,避免图像失真或破碎。

又如2017年,他们为了接下三星广告,让一只鲸鱼悠游于不同看板之间,别的企业只要出借看板就好,他们得串联20多个企业开发系统,让这些建造年代不一、背后使用不同软硬件的看板,能顺畅轮播图片。“想要活动流畅,我只好解决这些麻烦。”张中益表示。

成就这些麻烦事,除了技术力,秘诀更在于他们把据点设在台湾,仿佛“两班制”,可以跨时区媲美国其他同业多“偷”到12小时工作。

时代广场是24小时都有广告轮播的全球性地标,工程团队得利用时差,接力式全天无休管理看板。

“我们核心团队完全就在台湾。”张中益用“敢拼搏”与“韧性”形容团队。

翔琥科技首席运营官邱淑苓回忆,一次跨年,美国团队事前压力测试,不论怎么测,都误差0.03毫秒,于是台湾工程师紧急运用时差,跨海追溯语法,才抓出毫秒之差的虫。她坦言,压力测试大家都可以做,但连续11年都没出错,要归功于台美团队跨时区合作。

最难是让工程师懂客户

率军亲自在现场看屏幕效果

负责跨年、五月天演唱会制作的必应创造子公司濪濪首席执行官陈宜盈说,大型活动现场,各种设备都会发出信号干扰转播,人员得随时监控并排除状况,须面对极大精神压力。

尽管享有台湾团队跨时区、“耐操”的好处,但翔琥也面临相应的挑战。

张中益坦言,沟通不是台湾工程师的强项,如何让他们理解品牌客户和设计师理念,是一大挑战。

“我让他们亲自到纽约,站在时代广场看自己的作品。”他说,光是黑色有分曜石黑、深层黑等不同颜色,很难让工程师理解,不如让他们亲自到现场监督手上的项目,看不同黑色打在屏幕上的效果,就会知道魔鬼藏在细节里。张中益现在也鼓励工程师提出想法,培养创意和表达能力。

虽然在纽约站稳脚步,但受疫情影响,品牌投放户外广告意愿大幅降低,翔琥2020年营收骤减九成,正规划将部分重心移回台湾。

资诚会计师事务所主持会计师支秉钧分析,经营数字看板,除了技术与创意,更挑战企业对都会区发展的理解,翔琥能否在台湾落地,得视本地化程度而定。

虽因疫情而面临转折,但张中益以台裔、后进者之姿在纽约涉足,证明即使再僵固的板块,只要愿意弯下腰,灵巧抓住每个机会,还是能钻出属于自己的独特地位。

(首图来源:翔琥科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