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业务打造种子界台积电,没有他“墨西哥餐桌会暴动”

一间隐身在越南西原高原,从胡志明机场往北开6个半小时的林同省大叻市,有间来自台湾的采种公司,创建面积32公顷的种子王国。

这是林台,一个国人陌生的名字,却掌握无辣不欢的墨西哥人超过七成辣椒种子来源;茄科种子全球市场占有率15%,排名第一。

“要是林台一罢工,墨西哥的餐桌一定发生暴动。”业界形容。

种子是农业之母,按国际标准,合格种子纯度要98%(编按:例如100颗青椒种子长大需有98颗是青的),发芽率是85%;但林台可做到种子纯度99%,发芽率92%,种传病害0%,远高于标准。

总经理赖宏南被称为茄科类“种子魔人””,2020年底,刚从副总统赖清德手中接受了海外创业楷模奖(前身为青创楷模奖)。

这公司最厉害的,是培育辣椒、甜椒、番茄等茄科类的“F1种子”。所谓F1,是通过人工杂交方式,筛选产量佳、抗病、高甜度等特征的植株。F1无法传承,第二代、第三代的种子会有“返种”现象,无法跟第一代F1一样具备高纯度优良基因,因此农民必须持续向种子公司购买F1,才能种出优良蔬果。

林台总经理赖宏南,凭着成千上万的小种子成了国际市场的隐形冠军。

难度高、毛利率也高

收服拜耳等10大蔬果公司

全球排名前10大的蔬果公司拜耳、先正达等都是客户;先由前述育种公司提供父本与母本种子,交由林台执行育苗、定植、杂交、熟果、采收、种子调制,再送回育种公司营销销售。

赖宏南比喻这行业是农业界的芯片代工,“像种子界的台积电”,因为难度高,毛利率平均维持40%以上。

林台替客户采种产出的种子,最终端可卖到一粒1欧元,1公斤甚至可比等重黄金还贵!

采种工程是全人工,中间授粉若操作不慎,“就会混到隔壁老王的种了。”他说。因为植物种植半年后才会看到结果,若出差错完全无法挽回;加上采种这行业不接受格外品,要不全收,要不全部退单,一毛钱都拿不到,不谨慎不行。

制定超过150项SOP

以诚信击退中国竞争者

为此他制定超过150项SOP,外加溯源管理,监管每个流程有哪位员工参与,并附上奖励机制。若是最终出货成果符合公司要求,员工可领到比薪资多1倍的奖金,“这很困难,除雄授粉时他们都很紧绷,平均100个员工,98个可以拿到。”他说。这也让采种工技术精进、不易流失。

其实,让林台独占鳌头的不只技术,更是诚信。“客户把培育几十年的父本和母本交给我,假设我把它卖了,我零成本,但他血本无归。”赖宏南透露,不少中国厂商都这么做,因此国际客户倾向与台湾企业合作。

最早,赖宏南是茂生农经国际贸易业务员,当时茂生为了拓展采种业务,相中大叻劳工便宜、终年摄氏18度至25度,每年可有2~3个产季,比中国或台湾都更适合生产,因此1989年先与越南南方种子公司合资大农公司,以西瓜采种为主,1994年弃守利润较低的西瓜,并和南方种子拆伙,改以100%外资形式成立林台,专注于茄科类采种。

就在此时,信息背景的他,1995年被公司指派去越南经营新业务,担任副总经理,没想到一待26年,还从员工变最大股东。期间,他曾经历过两次毁灭性的危机。

病虫害惨赔2千万

为除病根,把土壤全换新

1999年,碰上大规模的青枯病害,当时18公顷的土地瞬间毁灭12公顷,交货量只剩三分之一,惨赔新台币2千多万元。

“得到很大一个教训,知道不能再种露天的。”他立刻寻求客户、台湾专家协助,花了2年找出根本问题,原来是土壤病菌,主张从根本面解决问题,但此举与倾向走一步算一步的总经理意见分歧。

赖宏南为取信股东,从小规模的2分地,大约4个篮球场大小开始实验,先用10个温室测试,一开始用化学药剂消毒土壤,却发现太毒了,“2只狗跑进去,都死了。”接着改用从台湾进口蒸汽消毒机器,但因效率太低又做罢。

其后,他直接舍弃原本的土壤,改用介质栽培,包括椰子壳、当地红土等多种组合测试,最后找上西贡附近做营养土的台商,才全面更新,前后虽花近4年时间才确定方向,却也取得股东的信任。

2003年他升为总经理,看好这产业的未来性,他从原总经理手中买了23%股份,和香港股东大地公司买进5%,以33%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

变成大股东后,他砸下约新台币2,248万元,兴建温室500间,全部以介质栽培,断绝未来任何跟土壤有关的祸害。其后迎来2010~2012年的高峰期,年产量可达1万1千公斤。不过,2013年再次碰上蓟马病虫害,产量掉到三分之一。

他先与海外客户探讨可能原因,也向十多位专家讨论解决之道。当时有两个选项,一是改建高架温室,二是另辟农地新建温室。他评估原有土壤使用许久,可能有病菌残留,且地租每5年翻倍增长,就算盖高架温室,也不是长久之计。

于是他决定从治本下手,在大叻寻找新的土地,兴建新的高架温室。同时导入目前业界最高规格“优良种子与种苗生产规范”(GSPP),通过区分红黄绿区,场内不接触土壤、杂草,管制水源、种苗、人员、物料,人员每进入一个区块都要消毒更衣,对厂区做到最严格管控。

他新建15公顷大的新型温室,要花1亿元,几乎是林台一年营收,且这次共花了5年时间测试、筹资和建造。

他目光长远,不打游击战

高品质、保密佳是致胜关键

“我是看长远的,不打短线游击战。”他说,“做植物的跟工业产品不一样,做农业的遇到灾害时,都是毁灭性。”加上病虫害会不断变种,不可能有停止更新的一天。

相较许多种子公司采取契作模式,有如家庭代工,品质参差不齐,林台采自营农场规模生产,虽然成本高,但品质稳定;而纵使竞争者能规模生产,因究极保密的态度,取得国际企业信任。

嘉义大学园艺系系主任沈荣寿表示,“世界知名的公司要跟一家公司合作,都要经过谨慎评估,林台属于农业的精密产业,一旦合作就等同对你的信用资产最大化(也即百分之百相信不易更换)。”

但沈荣寿也提醒,越南大叻开始有过度开发的问题,曾号称全世界最茂密的森林已有近30%~40%破坏,“生态的问题会延伸,更大的问题还不是这个,作物超限耕作,加上农药杀草剂的使用等。”未来恐带来生态问题。

水、土壤、空气都有可能改变,赖宏南也早有防备,使用滴灌系统、排水沟导流,加上GSPP是杂交种子界目前最高规格,能做到传染病虫害等防治,都在为生态危机做准备。

农业面对气候、灾害,要不全赢、要不全输,在这产业,必须保持财务健全与技术领先,用最高规格面对风险,才能走得久。也因为这种究极的坚持,能让赖宏南领先同业,将这宗独门生意,牢牢掌握在手里。

(首图仅为示意;来源:pixaba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