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动组件导电浆大厂凯勤获第一家韩系客户订单

导电浆龙头勤凯科技如何为台湾争光,勇敲日韩大门?勤凯导电浆2020年12月击败日本对手,正式成为韩国被动组件厂商供应商,业务跨出大中华区,目前正再接再厉送产品给日本被动组件龙头认证,董事长曾聪乙表示,目标力拼3年要攻下日韩大客户。

导电浆材料应用领域广,从LED封装、太阳能电池、被动组件都需要它,导电浆料重要原料有铜跟银,但更关键在于材料配方,过去这是日本企业最为擅长,也因此迄今日商在导电浆原料仍占据半边天,台湾企业要能与日商抢争一席之地难上加难,而念材料所出身的曾聪乙正奋力拼搏,期望闯出血路。

董事长曾聪乙是念化学材料出身的专家。拿下台湾半边天,导电浆材料勇敲韩国大门

台湾被动组件产业在国宏团冲锋下,在国际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勤凯由于能配合客户开发定制化电浆料,快速闯出一片天,不仅现在供货国巨5成原料,华科1成,奇力新更高达6~7成电浆料。

在拿下被动组件最大市场占有率后,曾聪乙也横向朝太阳能电池产业发展,目前太阳能营收占比约1成,“台湾目前除茂迪,所有太阳能都是我们客户。”他说。

曾聪乙解释,被动组件是一门特殊行业,高资本高技术密集,高度影响产品品质,因此客户即便验证合格,愿不愿转换都还是未定数,但如今第一家韩国客户采用,就有机会吸引其他韩国大客户采用,等于打开一扇机会大门。“2020年我们跟日本PK算是一个里程碑”,而接下来,他更豪心壮志要朝对手大本营:日本闯关,他预估3年内有机会拿下第一个日本客户。

图为国巨的车用电容,需要高频跟耐高温。

贸易战波及被动组件,下一步布局半导体微影制程

既然在台湾已做到最大,他如何看2021年市场?曾聪乙抛出两件重要消息,首先他指出,被动组件需求非常好,2021年仍有15%以上增长空间,甚至2020年12月,台湾被动组件厂拉货拉到“差点爆表”,为此今年首季将会增购设备,预估产能再扩3成,以因应客户需求。

而第二个观察在于贸易战。“贸易战瞎得是,开始连被动组件都在打!”曾聪乙指出,现在美国客户开始连被动组件产地都在计算中国产地比例,这也让非中国产地被动组件供应商机会大增,更迫使中国被动组件与太阳能电池厂客户迁移。

被动组件传也成贸易战计较产地来源的项目。图为国巨的通用型电容。

而预期未来,曾聪乙指出,勤凯的核心竞争力在导电浆料的配方,在电子设备朝轻量化发展,电子零部件设计微型化的趋势下,现在的“浆料网版印刷制程”有极限,未来高频电感将采用类似半导体的“光学微影制程”(TPHQ),使用曝光方式制造线路,目前勤凯已投入开发抢市场先机。

日本被动组件龙头厂村田正在投入发展“光学微影制程”中,曾聪乙表示,手机用电感未来体积将更小更细,“高频电感0201(电感型号)已经小到肉眼看不清楚了,01005还要再小一半!”曾聪乙指出,勤凯跟中山大学技术合作开发的导电银浆拿下2020年化学年会特优奖,预估该秘密武器与照明用LED封装导电银浆将贡献业绩约5%。

曾聪乙指出,2021年期望在市场占有率能更提高,并以拿下更多客户为目标,其中韩国的三星与日本的MLCC(陶瓷电容)龙头都将是他积极冲刺终极目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