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汽车锂电池产量冲冲冲,镍铝磷铁铜需求预估增加14倍

电动汽车趋势蓬勃发展,锂电池需求跟着大增,而制作电池的原料,现在也成为各大厂争夺的宝贵资源。根据预估,未来十年内,镍和铝的需求将是目前的14倍,磷和铁则为13倍。

如果你想要押宝电动汽车趋势,还在寻找所谓“概念股”,或许你可以考虑将一些眼光聚焦在矿业。因为未来十年电动汽车市场的决胜点,不仅仅是在造车技术或是智能驾驶,锂离子电池才是竞争核心。

不管是两轮还是四轮,电池目前都占一辆电动汽车制造成本的30~50%,在过去3年电动汽车的售价能够不断降低,主因也要归功于电池制造成本下降,以目前的主要电池技术来看,未来5年这个成本还会进一步压低,进而催生出真正的“国民电动汽车”。

以总量来看,BloomberNEF预估2030年全球电动汽车年销量将增长到2,600万辆左右,比目前多出2,400万,届时每三辆新车销售中,就有一辆是纯电动汽车,而这将带来无比庞大的电池需求。

目前电动汽车使用的锂离子电池,主流分两大类:中国电动汽车常用磷酸锂铁(LFP)电池,以及特斯拉主要的镍钴铝(NCA)三元电池,这并非绝对的分野,中国也有许多镍钴猛(NCM)三元电池,特斯拉在中国制造的Model 3,也有使用LFP电池,市面上也有其他不同组成比例的三元电池。但不管哪一种电池,在未来十年都会有巨大的需求。

将这几种主要的锂离子电池使用的原料统计之后,就会呈现如下表的需求趋势:

镍因为是三元电池中比例最高的,因此需求量最大,LFP电池则因为价格优势,可能会是最大量的电池,因此磷、铁需求也很高,铝则同时会用在电池和车体上,因此需求也很高。钴的需求增长比较低,因为它太稀少,价格过高,各厂都在打造低钴甚至无钴电池,才能降低电池成本。

我们用一个简单的试算来看,一辆特斯拉电动汽车的电池中,大约会使用30公斤的镍。2020年特斯拉总共卖出约50万辆车,也就相当于用掉1万5千吨的镍。2019年全球镍矿产量约270万吨,特斯拉一家公司就用掉0.5%,明年如果特斯拉产量如期达标一百万辆,那镍用量就直接翻倍了。

别忘了,这还只是目前使用的电池,特斯拉新的自制电池中,进一步降低了钴的比例,镍的用量持续增加。如果按照马斯克在之前电池日所说,2030年特斯拉自制与合作电池产线的目标,将会是年产3 TWh,作为对比,2020年全中国锂电池的产能大约是0.3 TWh。

所以投资矿业现在就稳赚不赔了吗?先别高兴得太早,电动汽车与锂电池的快速增长,有部分原因还是跟打着环保永续的大旗有关,但是电池原料,特别是几种稀有金属,开采过程就不是那么光鲜亮丽。这里面有奴工,有污染,有剥削,有毒水,特斯拉的几位股东在2020年已经多次向马斯克反映这些问题,特斯拉也做出承诺,会严格筛选原料供应商是否符合“永续标准”。

因此许多挖矿企业现在也要准备升级转型,但更可怕的是电池厂和车厂,会不会自己下来挖矿呢?别怀疑,特斯拉已经开始这么做了,他们在美华达州买下了一片矿场,准备自己开采锂矿,据马斯克的说法,这片矿场的产量足以让全美国车辆都换成电动汽车也没问题。

在电动化时代,矿业与能源关系越来越密切,铜矿大国智利上个月甚至宣布,将矿业部和能源部整合,可见在新能源发展的趋势下,这个古老的挖矿产业也将要走入全新时代。

(首图来源:Wikipedi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