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App创办人从穷小子靠二手书学程序语言到亿万富豪

程序语言不仅改变人类的生活,同时也改变许多人的命运,WhatsApp共同创办人简.库姆(Jan Koum)靠着一本二手书,自学编码成材,在渡过相依为命的母亲过世、被Facebook拒绝雇佣及艰困的创业初期后,成功反转命运,成为全美最富有的亿万富翁之一。

自学程序语言,在Yahoo任职期间遇见此生挚友

简在年幼时,因乌克兰的政治迫害,与母亲移民至美国。异乡生活实属不易,中学时期,简就在杂货店里打扫,以帮忙维持家中生计,贫困让他们甚至需要靠食物券(food stamp)维生。然而简却在18岁时,因为程序语言产生兴趣,从此走上始料未及的人生道路。

当时的简非常渴望学习程序语言,但他根本没有钱买书,因此他先向二手书店购买书籍,学习完后再将书卖回书店,由此可见,这位科技强人日后的成功,并不仅仅只是幸运而已。

WhatsApp的共同创办人布莱恩.艾克顿(Brian Acton),是简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挚友。两人在Yahoo广告部门工作时相识,并一同于2007年时离职,他们认为做广告无法使人们的生活更好,简的LinkedIn工作经历栏上,甚至只打了“Did some work”几个字而已。

艾克顿帮助简渡过人生中许多艰难的时刻,像是与简相依为命的母亲罹癌逝世时,艾克顿时常邀请简去他家,以避免他太思念母亲。“我们一起去滑雪、踢足球和玩极限飞盘。”简回忆道。

从App Store洞见商机,WhatsApp雏型因而诞生

2009年1月,简从App Store中发现应用程序商机,WhatsApp的雏型也就此形成。起初,简的目标为研发一款能够在手机通讯录旁边显示个人状态的应用程序。他在2009年2月成立WhatsApp Inc.,是间只有一人的公司,他不分昼夜地开发程序代码,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产品并上架。

新生应用程序的下载次数通常不多,WhatsApp也不例外,下载次数仅几百人,而且还时常卡住,简只能一步一步修正这些问题,同时却萌生了放弃的念头。幸好,艾克顿阻止下来并告诉简:“如果你现在放弃就是白痴!再给你的产品几个月的时间吧!”

转机确实发生在几个月后,苹果在同年六月发布推送功能,WhatsApp用户每更改一次状态,推送通知都会立即显示,这让用户开始用状态栏来聊天,变成一种你来我往的对话状态。例如一人将状态改成“我太晚起床了!”,而另一人则会改为“快点出门!”的类消息来往模式。

曾被拒绝聘用,脸书却在几年后拿着收购金上门

简意识到,他在无意中创造出一款传输消息的应用程序,他抓住这个契机,推出WhatsApp2.0,改版后的应用程序加入了消息功能,而WhatsApp也是当时唯一一款只需绑定电话号码的通信软件,便利性胜过其他通信软件。简看着使用人数一路飙升至25万人,决定把他的好兄弟艾克顿找来,再次组成合作无间的拍档。

艾克顿和简开始窝在分租办公室的小角落,他们经常靠在摇晃的桌子旁进行编码工作,艾克顿说服以前Yahoo的五个同事,共同投资25万美元的种子基金,这让艾克顿成为联合创办人之一。随着该应用程序越来越受欢迎,2013年2月,WhatsApp的活跃用户达到2亿,而该公司估值也来到15亿美元。

2014年,简被扎克伯格邀请至家中吃晚餐,扎克伯格随后对WhatsApp提出收购的意愿。根据《福布斯》报道,当年简和艾克顿离开Yahoo后,曾希望到脸书工作,却遭到拒绝,艾克顿甚至自嘲:“我们是被脸书拒绝俱乐部的成员。”

不过这段耐人寻味的过去,并未成为收购的绊脚石,10天后,脸书以190亿美元现金加股票的方式收购WhatsApp,简和艾克顿则续留在WhatsApp担任领导要职。

为守护自己的核心价值,WhatApp共同创办人先后离开脸书

这段关系并未持续太久,2017年至2018年,简和艾克顿陆续宣布从脸书离职,虽然并未对外说明原因,不过《华盛顿邮报》曾报道,双方在用户隐私权观念上有巨大的冲突,广告部门出身的两人,尤其对于数据精准营销深恶痛绝。艾克顿甚至在Twitter上呼吁大众“删除Facebook账号。”

简在脸书收购WhatsApp之初,就曾在博客提到:“如果和Facebook的伙伴关系意味着必须改变价值观,那我们绝不会这样做。”简确实没有改变他的价值观,而是离开了Facebook。

简最让人佩服之处,除了洞察趋势和商机的眼光之外,还有无论贫穷或富有,始终谨守并小心翼翼地实践核心价值,没有因为贫困而偷窃,也没有为了巨大利益而违背初衷。在科技伦理议题敏感的当今社会,成功之外的道德资产,始终是必须且值得守住的一道防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