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之刃》横扫日本“鬼灭经济”

10月16日在日本上映的鬼灭之刃电影版动画“鬼灭之刃无限列车篇”,已经打破了日本历年票房冠军、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的2001年作品《神隐少女》的308亿日元票房记录。除此之外,在日本也掀起了所谓的“鬼灭经济”,推出了各种相关商品。

包括与日本第三大超商LAWSON合作的联名款商品,10月才推出,至11月中旬的相关营收已达到50亿日元;合作的罐装咖啡三周内也卖出超过5000万罐,占了该咖啡品牌在去年一整年咖啡饮料总销量的一成。

这还不包括其本体漫画,累计销量已经突破1亿,还成为了史上首次独占漫画销量周榜第1~22位的作品——之所以只占了前22位,则是因为《鬼灭之刃》拢共只有22卷。

日本专家估计,“鬼灭经济”的扩散效益至少超过2000亿日元。

鬼灭之刃已经是日本一种社会现象级作品毫无疑问,不过,随之而来的,也有很多人因为所谓的“鬼灭骚扰(キメハラ)”而形成困扰。这个词指的是:对那些不看、不知道《鬼灭之刃》的人强行推销要他们看,或是瞧不起对《鬼灭之刃》没兴趣的人。

根据日本的电视节目总结,“鬼灭骚扰”大致具备三种表现形式:

“你居然还没看过鬼灭吗”,并催促你“快去看”这种强迫行为。

“竟然还有人不喜欢鬼灭啊”并对他人品味进行否定。

形成不能说鬼灭很无聊、没意思的舆论环境。

显然“鬼灭骚扰”讲出了许多日本人的心声,很多人将电视画面截屏上推特,有超过2.3万转发,无数人抒发被身边人赶着看《鬼灭之刃》的苦闷。

连日本电影院,也因为《鬼灭之刃》太过流行,而在入口处就将观众分流为“看鬼灭的人”与“看其他作品的人”,让有些观众感到不受尊重、被差别对待。

既然形成了这种现象,而且厂商又推出这么多的周边商品,那么这些东西都卖到谁的手上呢?

因此,就有了“鬼灭贫穷”这个词的出现。这指的是因为买了太多的鬼灭周边,导致造成的贫穷现象。毕竟,过去一年来,鬼灭推出的商品几乎食衣住行都有。

炭治郎的围巾,参考售价日币4,950元。

栗花落香奈乎的铜币,两枚一组,售价日币1,100元。

蝴蝶屋病房的睡衣,单套售价日币6600元。

当然少不了各种联名商品:

这么多五花八门的东西,几乎是天天都有新的产品在商店里面推出,囊括了生活的各种面向扑天盖地而来。可以说是一入鬼灭深似海,没有把钱花光根本逃不出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