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明海运业绩好到35年来未见,但老董算盘这样打

2020年货运景气反转,阳明海运转亏为盈,充实银弹,董事长郑贞茂首度谈任内两大目标,改善财务结构及数字化发展,先蹲低再后跳。

“这是很疯狂的事情,从没看过这样子的状况。”在阳明海运35年、行政长兼副总经理史美琦直言,这两季航运各路线价格齐涨,可以说是历史头一遭,“报价每周都在调整。”以前船进港后,集装箱可能两天就能清出来,现在要两星期以上,周转率变低,“现在缺柜还看不到缓解迹象,完全是卖方市场。”他说。

亚洲运往美东、美西每大箱(40英尺柜)的运价,从2020年5月底突破2千美元后,12月已涨破4千美元,甚至喊到快5千美元。纺织企业直呼,圣诞旺季前后,集装箱难抢又贵,一有集装箱,客人都希望把集装箱塞好、塞满。也有物流货揽业务员私下表示,近来常苦哈哈陪笑,听客户抱怨,说自己是船公司VIP,过去都是船公司拜托拿柜,如今却不肯给,真是又气又无奈。

这航运业罕见的景况,也让苦熬多年的阳明迎来新一波繁荣。

2020年12月24日,阳明公布11月自结获利,单月税后纯利润27.05亿元,每股税后纯利润(EPS)来到0.92元,逼近第三季旺季单季1.05元,超越前三季0.71元。隔日阳明股价即攻上涨停,涨势并延续到29日,连续两个交易日拉出涨停,来到27.9元,自8月约6.5元起涨,至今翻了3倍以上。

过去10年,亏钱多于赚钱的阳明,公司内的气氛一扫低迷,变得蓬勃昂扬起来,“(员工)笑容多很多,很多正想退休的人都不退了。”2020年10月上任、首度接受《今周刊》专访的阳明董事长郑贞茂笑着透露,2020年员工年终奖金应该不错,会比过去几年好很多。但话锋一转又正色说明,“但2021年还不会发股利,因为过去累亏数字还无法打平。”

调财务体质、攻数字化

获利重返增长轨道,郑贞茂却强调,自己不走扩张路线,要稳健发展。“现阶段来讲,趁这波有赚钱,有子弹时,审慎使用我的子弹。”他给自己任内的两大目标,一是调整财务结构,二是进行数字发展,调整阳明管理体质。

2008年前,全球经济稳定增长,各家船公司大举扩张,阳明当时也以市场高价租进船舶。2009年金融海啸过后,市场供过于求,运费下滑,租船固定成本高的阳明,亏损连连,得向金融机构贷款,负债比攀升。2016年,财务持续恶化,差点被打入全额交割股,靠着减资再增资,在政府纾困下才渡过难关。

当前阳明的负债比率九成,流动比率近六成。“负债比要降到60%以下,流动比要拉到100%以上。”这是郑贞茂心中正常公司应该要有的水准。

“今年有个好的开始。”郑贞茂说,有现金净流入,就赶紧还债,希望2021年,降低负债比率到80%,流动比率也拉高到80%。而帐上80亿元的累计亏损,预计在年底可以砍半至近40亿元,目标2022年打平,开始发股利。

郑贞茂不讳言,只要历史包袱还在,阳明就没有能力与别人军备竞赛。“先解决过去高成本的问题,等都解决了,还有资源,才会进入扩张阶段。”历史经验告诉郑贞茂,公司要扩张,不管是决策或应变能力,都必须更谨慎灵活。

靠什么做到?大数据分析。郑贞茂指出,公司知道客户、货物在哪,就能争取更多高单价货物,优化揽货结构,同时更掌握市场动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