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避免被摘取,中药植物正在演化出更好的伪装

许多动植物会演化出迷彩外观来躲避被天敌捕食的命运,最新研究发现,人类似乎也成为促成这些演化的压力来源,一种经常被用于中药的植物已经将伪装进化的越来越隐秘,为得就是躲避人们的商业采收。

梭砂贝母(Fritillaria delavayi)是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主要生长于中国云南、四川及西藏一带海拔3,800米以上的砂石地缝隙中,其鳞茎含有炉贝碱,被认为具有镇咳袪痰效果,作为“川贝”来源之一在中药中被使用了2千多年。

近年由于川贝价格高涨导致商业采收增加,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和英国艾希特大学(University of Exeter)研究发现,人们的这种过度采收似乎也促使梭砂贝母演化的更隐秘来避免被采收入药。

在这项新研究中,研究人员收集了中国西南横断山脉上不同种群贝母和山区环境、采收难度的数据,并与当地人交谈来估算每个地点的采伐量,结果发现,有特定地区的梭砂贝母伪装程度明显更高。

不同采集区的梭砂贝母颜色差异。(Source:中国科学院)

昆明植物学研究所博士牛洋(Yang Niu)表示,团队过去曾研究过其他植物的迷彩形态,就像那些研究结果,团队起初认为贝母的进化是由食草动物所驱动,然而无论怎么寻找团队都找不到这种动物。

“然后我们意识到人类可能是原因”。

随后的调查中也证实这项推论,在最容易采集也最常被采集地区的梭砂贝母有着与背景更相近的迷彩形象,因为伪装得更好的植物有更高的生存机会,研究团队认为,这一切说明人类正在推动这种物种进化为新的外观形式。

艾希特大学校园生态与保护中心教授Martin Stevens指出,看到人类对野生生物的外观产生如此直接且戏剧性的影响着实令人感到惊讶,尽管许多植物都懂得伪装来躲避食草动物捕食,但这是首次看到植物伪装随着人类采集发展而演变。

有鉴于研究结果,Stevens认为,人类很可能也已经推动了其他植物物种防御策略的发展,只是很少有团队对此进行过研究;昆明植物学研究所教授孙航(Hang Sun)则补充表示,从研究来看,商业收割的选择压力要比自然界的许多压力要大得多。

“目前地球上的生物多样性受大自然影响,还有人类”。

(首图来源:shutterstock)

发表评论